█ ▍▍公告版位
●個人誌通販資訊請點此●

2010/12/9徐●謹無摺存款,請施主快來認領Q口Q

內含BL劇情,不喜勿入。


 

 

.我們結婚了
 

  冬天是狼族最喜歡的季節。

  雖然獵物數量驟減、不如春夏那般肥美,生活受到許多限制,冰天雪地中能做的事情極少,但正因為如此,和家人相處的時間相對比其他季節還要多上許多。有小孩的家庭,獸人父親常常會化身成狼帶著孩子在雪中玩上一整天;單身的人,此時則更有空閒時間能追求心上人,或者被追求。

  前些日子汪墨宇還努力躲著沙杜斯,心想冬天時的沙杜斯真是太閒了,如今已是兩情相悅,在這種天氣裡窩在一起,汪墨宇開始覺得其實天寒地凍也沒什麼不好。

  「你這幾天有什麼事要做?」

  一天剛要開始,汪墨宇一邊切著早餐要煮的肉一邊和沙杜斯閒聊。昨晚沙杜斯太熱情了,以致於他現在整個人還軟綿綿的,說話有氣無力。

  「帶你去跟瓦達說我們要換同一間房子住。昨天他忙,今天一定要跟他說。」沙杜斯答道。

  汪墨宇拿著刀的手滑了一下。

  打從他向沙杜斯表白後已過了兩天,這兩天裡他們一直相處在一起,汪墨宇以為兩個人的生活大概就是這樣了,一時沒想到還要向旁人公佈他們的關係已經改變了。

  換同一間房子住,在這世界就是結婚的意思嗎?

  這種說法到底是直白還是含蓄?然心裡已將沙杜斯當作伴侶看待,但汪墨宇想像著這句話背後的涵義時臉頰還是忍不住一陣發熱,正切肉的手又滑了一下,差點削過自己一根指尖。

  沙杜斯擰了眉,抽走他手裡的骨刀和半退冰狀態的肉塊,比照先前切好的大小俐落地幫汪墨宇繼續切肉。

  這時節,所有儲存的食物在這種天然大冰箱裡都都凍得像石頭一樣,即使已經花時間放在室內退冰處理起來還是很麻煩,沙杜斯不只一次想幫汪墨宇直接用蠻力分解這些食材,但汪墨宇總是要他一邊乖乖坐著去,不論是先前或是他們成為情侶後,汪墨宇都說他打獵回來只要負責吃就好。

  以前只有自己一個人時,吃飯對沙杜斯來說很單純甚至是單調:餐餐都是麵包烤餅、薯類和烤肉,懶得生火的話就著狼的姿態生食獵物也是常有的事,就算要換花樣也只是改變烤肉方式:從架在火堆上烤變成土窯悶烤。讓汪墨宇負責兩人的飲食後,食物的變化多了許多,帶著異鄉風味的烹調方式讓沙杜斯每天都很期待用餐時間。

  比吃到美味的餐點更讓人覺得幸福的,是有個人這樣花心思為他料理食物。

  沙杜斯拿著骨刀的手沒有停過,肉一塊一塊切著,嘴角也隨之微微揚起。

  和他一副沉浸在幸福裡輕飄飄的模樣相比,汪墨宇的表情則顯得複雜許多。

  汪墨宇這才驚覺自己不曾在狼族部落裡見過結婚的儀式,嫁娶之類的詞彙似乎並不存在於狼族的語言裡。他只曾聽人說誰和誰「成為伴侶了」、「他們在一起了」,然後朋友們會討論要給新人送上什麼樣的賀禮比較好。

  難道狼族的結婚儀式只有家人或身邊極為親近的朋友能參與?這樣也好,汪墨宇回想過去在地球上看過的婚禮場面,他實在無法想像自己和沙杜斯就像那樣,穿著禮服站在眾人面前……

  而且這裡似乎也沒有宴客的習慣,至少汪墨宇從沒見過哪對新人因為結婚而請人吃飯的場景,仔細想想,他送了新人賀禮後也不曾收過回禮,只有口頭上的道謝。

  也許狼族的習俗裡本來就沒有宴客和回禮這一項?如果是這樣更不錯,寒冬裡獸人出門打獵並不輕鬆,如果要請客或一一回贈禮物的話,對沙杜斯來說還真是筆負擔。

  沒發現自己的想法已經往疼惜伴侶外加勤儉持家之路邁進,汪墨宇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想了一堆有的沒的。沙杜斯則習以為常默默地切著肉,過了一段時間後汪墨宇自己回過神來搶回刀子和肉塊,繼續邊切邊問:

  「因為瓦達是頭目,所以要向他報告?」

  「嗯,他是頭目,也是我朋友。等春天雪溶了以後,我再帶你去找爸爸們。」

  意識到要見長輩,汪墨宇的臉紅了,幸好肉剛好切完沒有手滑的風險。

  「那跟瓦達說了以後呢?」

  「然後我們就一起住。」

  汪墨宇紅著臉橫了沙杜斯一眼。這男人前天把他吃乾抹淨後就一直待在這屋裡和他同吃同睡,他都不好意思吐槽這跟「然後……」這句型完全搭不上了。所以他們這算什麼?先上車後補票?

  「會舉行什麼儀式嗎?」

  「儀式?沒有。在你家鄉有什麼儀式?」

  「我家那裡啊……」汪墨宇抓過馬鈴薯繼續切:「除了要跟頭目報告之外,通常還要辦宴會請朋友喝酒吃飯,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再加上唱歌,不過被請客的人當然要帶禮物啦,還有人會主持這個宴會,除了祝福之外還會要雙方做一些承諾,像是不論對方是不是健康、有沒有足夠的食物,不論怎樣兩個人都要相愛,陪在彼此身邊不離不棄。」

  因為兩邊的世界相差太多,汪墨宇只好含糊地把結婚登記說成向頭目報告、把吃喜酒的紅包禮金代換成禮物,反正也相去不遠。

  「有些部落,像你之前暫住的牛族,就有跟你家鄉類似的儀式。不過我們沒有。」沙杜斯頓了一下,忍不住問:「你……想家嗎?」

  汪墨宇搖搖頭,轉頭親了他一口。

  「我家鄉很好,可是我不會再想回家。」從今以後,他只想待在這裡和這個人一起好好過日子。

  沙杜斯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汪墨宇在嚎啕大哭一場後就變了?

  先前的汪墨宇在談話間很避免提到自己的來處和家鄉的事物,卻能感受到他其實很想回家;而現在的汪墨宇卻是有問必答,但突然不想回家了……

  想起汪墨宇曾經要求他不要問,沙杜斯的嘴開了又合,終究還是把疑問全吞下肚。反正,等汪墨宇想說時就會自己說了,他不急。

  聊到婚禮,汪墨宇突然想起一件事,開口又問:

  「你們這裡會不會有……那個……」鬧洞房要怎麼說?

  「有什麼?」

  「就是……比方說你朋友如果說他和誰『要換同一間房子住』了,你們除了送禮物祝福以外,還會到他們的新房子裡跟他們玩些遊戲、開開玩笑嗎?」

  「我不懂。」

  沙杜斯露出困惑的表情,汪墨宇更不知道如何形容了。

  這部落該不會有著像老家那種用一堆花招整新人、名為「鬧洞房」的習俗吧?

  如果這裡也有,汪墨宇心想,他可能會考慮逃婚。有些花招不只讓人覺得尷尬,簡直是恐怖了!

  形容了半天沙杜斯還是不太明白,汪墨宇只好把以前自己聽過看過的迎娶闖關、鬧洞房的招式實際講給沙杜斯聽:像是拿蛋塞進新郎的褲子裡要新娘隔著那層布料貼著新郎的腿,把蛋從左邊蹭過中央的重要部位、再蹭到右邊從褲腳滾出來;或是要新郎用新娘的高跟鞋當酒杯連喝三杯什麼的……

  原本狼族語已經很流利的他說到這些事突然變得結巴,沙杜斯顯然也受了點驚嚇,呆了一會兒後回過神來只能說:「汪,你們那裡……真特別。」

  「呃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啦,我說的是特例,特例!」汪墨宇大汗。

  「這裡沒有。」沙杜斯笑著親了一口他泛紅的臉,「我們除了父親之外就是跟頭目報告,然後兩個人就可以住在一起了。通常是哈達搬進獸人家,不過我的屋子對你來說太冷,我搬過來比較好。」

  狼族的孩子從小就會有自己的房間甚至是一間小屋,當孩子的乳齒全部脫落換成恆齒時就意味著他已經成年,獸人會離開父母住進另一間屋子開始真正的獨立生活,而哈達則是跟著雙親直到他找到伴侶為止。

  「聽起來還滿簡單的。」汪墨宇鬆了口氣。

  他還以為以狼族人熱情好客的性格看來,說不定會有熱鬧又累人的宴會之類的,沒想到居然這麼輕鬆?

  當然,從來沒有過結婚經驗的沙杜斯並不知道在這之前,獸人都會很狗腿地獵回最好的獵物孝敬岳父們,雙方家長還會先一起吃過好幾頓飯聯絡感情。在經過岳父們多重考驗後,獸人才能開心地把愛人連同他的行李從原生家庭裡帶出來。

  「你想要儀式?我來準備。」沙杜斯說。

  「不不不不用!真的!」汪墨宇拚命搖頭。我真的沒在客氣,大哥你千萬不要啊!

  沙杜斯忍不住笑了,在汪墨宇因為激動而漲紅的臉上又親了一口,然後整個人湊上將他圈在懷裡,輕輕地啃吮起他的嘴唇。

  「唔……我還拿著刀!」

  那把刀馬上被抽走。

  「我要煮飯!唔……唔……」

  這句話某人選擇性忽略了。

  被困在木桌邊緣和男人的胸膛間,汪墨宇被沙杜斯堵著嘴,連舌頭也被糾纏著,只能嗯嗯唔唔地抗議。沙杜斯看著他的眼神讓他十分明白,要不是桌面擺滿切好的食材,他肯定會被直接按在桌上做上一回。

  親吻慢慢遊移到了頸側,耳垂被啄吻吸吮的感覺令汪墨宇有些腿軟,當男人的手試圖剝開他身上一層又一層的衣服時,他忍不住出聲阻止:

  「喂你的手剛摸過生肉!」

  「我擦乾淨了。」沙杜斯有些無言。

  「什麼時候?」

  「你發呆的時候。」

  「唔……」汪墨宇頓了一下,繼續掙扎:「不行,不行,鍋子熱了!你放開。」

  鍋子裡的水已經燒開,水面正緩慢翻騰著,沙杜斯只好攬著他多親幾口然後不情願地鬆手,汪墨宇立刻轉身料理桌面上的食材。

  比起滿足愛人的下半身,還是先填飽對方的胃比較重要。

  汪墨宇非常有危機意識地一邊把食材丟進滾水裡一邊往旁挪了兩步,不過沙杜斯挑眉伸手一撈把他又勾了回來,手放在他的腰間不肯離開。

  「喂,別鬧,我要做飯……」

  「讓我抱一下。」

  「你昨天還抱不夠啊。」汪墨宇臉紅了。

  「不夠。」沙杜斯低頭輕輕啄吻著汪墨宇的耳朵,看他紅著臉邊閃躲邊努力做飯的模樣,忍不住將整個人湊上貼在他的背後,幫他把桌上的食材丟進鍋裡順便大吃豆腐。

  「去旁邊乖乖坐好,好嗎?」汪墨宇咬牙。難道我是餐前開胃菜嗎?

  啾。回應他的是落在耳後的一個親吻,接著還有後頸上一連串細碎啄吻。

  奇怪,這男人之前不是很含蓄很隱忍嗎?為什麼在他告白後整個人變得這麼熱情?莫非真的是先前忍耐太久了?

  汪墨宇實在很想轉身朝沙杜斯的嘴唇用力咬上幾口,但他知道這只會讓男人更加興奮然後直接將他推倒而已。

  他其實也很想把沙杜斯撲倒在地上這樣那樣──可是吃早餐更重要啊!只能努力無視貼在他背後搗亂的大色狼了。

  兩人對峙了一會兒,沙杜斯看著汪墨宇紅著臉默默作飯的模樣,突然說:

  「累嗎?坐著我來吧。」

  「什麼?」

  「你後來睡著了,連我幫你擦身體穿衣服都沒醒,看起來很累。」

  汪墨宇這才意會到原來沙杜斯是在說昨晚的事,不禁漲紅臉:「不累,你才去坐著!」

  「還疼嗎?」

  現在不痛!愛情果很好用!可以不回答這問題嗎!!!

  汪墨宇的心中充滿驚嘆號,臉紅到不能再紅。

  「你去坐著讓我好好煮飯,然後我們早點吃完去找瓦達。」咬牙。

  原本只是想轉移話題,沒想到沙杜斯聞言竟然真的乖乖坐下等開飯。汪墨宇訝異地轉頭看了他一眼,心想你是多想要趕快報告頭目?

  驚嘆之餘,嘴角忍不住因此微微揚起。

  這個男人急切地希望公開兩人關係的模樣,好可愛。

  在沙杜斯充滿期盼的注視下,汪墨宇加快了做飯速度。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芸非
  • 出現續集了 !!!!!
    一點開就看見續集心情超激動 wwwww
    很喜歡他們之間的互動,請繼續加油喔~ : )
  • fin
  • 噗咳!!驚嘆號那裡的笑點讓我陣亡了。
    這一對真的非常可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