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到了海邊下了車,涼爽又帶著鹹味的海風便迎面撲來,兩人都深深吸了一口氣。

  「好久沒有來海邊了。」宋天悅忍不住說道。

  其實交往過的情人裡,也只有盧振宇喜歡和他到海邊散步並且視之為平常的活動,不然那些男人們一聽到「海邊」時的表情總流露出認為這是刻意耍浪漫的感覺。

  盧振宇跟在他身旁,咬著嘴唇忍住想說「你喜歡的話,以後我們可以常常來」的衝動,慢慢地和他一起往步道上走去。

  「我還滿常來的,有空就會自己來吹吹海風。」外加抽煙喝啤酒。

  「哦?沒和別人一起?」宋天悅直覺地接話問道,隨即覺得自己的問話不妥,這聽起來似乎帶著試探的意味。

  「沒有啊,要和誰來?」盧振宇笑了笑,答話的表情不變。

  宋天悅沉默了,兩人一起靜靜走在海邊的步道上。

  雖然是深夜,但時值暑假、又是周末夜晚,這一帶的遊客還挺多的,不只是成雙成對的情侶,也有像是聯誼來夜遊的大學生們。宋天悅轉頭裝作在觀察遠處那些年輕學生說說笑笑的青春模樣,其實內心在想要怎麼開口向盧振宇說一件事──

  「振宇……我不知道你在不在意,不過還是想跟你解釋……」

  「嗯?」盧振宇跟著宋天悅停在石椅前,見宋天悅指著椅子示意他坐下,便乖乖照做。然後宋天悅也坐在他身旁,難得的看來有些吞吞吐吐地說:

  「子仁他……他會知道我們分手的原因,是因為他問過我,我也只淡淡說了一句而已。希望你不要誤會,我並不是向他抱怨,沒想到他會拿這點攻擊你,不好意思……」

  盧振宇沒料到宋天悅是想說這件事,楞了一秒後低下了頭,心中五味雜陳。

  聽到宋天悅叫那個人「子仁」時,盧振宇覺得胸口充滿了酸味,但這件事就算宋天悅當初真的曾向對方抱怨、說他有多不懂事、講的話有多可惡……他也認了,就像宋天悅曾用憤怒不滿的口氣向他說過前前前男友的那件事一樣──回想起來時要是覺得真不愉快,罵罵發洩也無妨。他知道自己就是錯了,他無話可說。

  「不會啦……」盧振宇低著頭,看不出表情為何。「我不介意這件事,再說當初真的是我不對,你不要跟我說不好意思啦,應該是我要道歉才對,對不──」

  「振宇,都過去了,別再道歉了。」

  盧振宇握緊了拳頭。這句話儘管已經聽了好幾遍,仍是讓他覺得好疼痛,連呼吸都變得沉重。

  他渴望兩人能有更好的發展,男人卻總是將他歸類為過去?

  他試著深呼吸,卻仍無法減緩那種痛苦。咬著牙,他還是按捺不住地將心裡想的說了出來:

  「可是我不想變成過去式……」

  他不想變成這個男人的過去式,不想被男人拋在腦後,不想看到男人變成別人的!

  他說話的語音微顫,宋天悅這才發現盧振宇低著頭原來是在忍耐,不願讓太過激動的情緒流露而出。

  但宋天悅無法回應這句話,他沉默著,不知該說什麼。

  從重逢時這個大男孩眼裡的狂喜、見到李子仁後瞬間鐵青的臉,還有這段時間的小心翼翼……宋天悅知道盧振宇心裡其實是冀望他們能復合的。他也知道盧振宇變得比以前更好,毛躁的個性收斂了許多、也更體貼了,的確是個可以好好談戀愛的對象,但……他們差了將近十四歲的這個事實,永遠不會改變。

  年齡的差距本身就是條鴻溝,宋天悅對此真的沒什麼信心。

  「你這幾年,應該有和年紀相仿的對象交往過吧?」

  這問題讓盧振宇楞了一下、表情變得有些古怪,他沉默了幾秒後才小心翼翼地回答:「這幾年裡有一半的時間我都在當兵啊,而且……我不知道那算不算交往……」

  坦白說,稱性伴侶還差不多。宋天悅也明白,沒戳破這點只接著說:「你不覺得年紀相近的話,不論是身體、聊天的話題或是彼此的朋友圈都比較契合、沒有互相遷就的問題嗎?」

  盧振宇沉默了更久,然後難過的說:「我以前……常常讓你覺得我們之間的差距很大嗎?這幾年我沒有認真和誰交往過,我一直很想你。這是真的,我沒有騙你。」

  宋天悅也跟著沉默了。他聽得出來大男孩的語氣裡帶著對他的心疼與愧疚,同時他也驚訝於這幾年來這個大男孩想認真交往的人只有他嗎?

  察覺到自己有些動搖了,宋天悅便保持沉默。

  兩人之間好安靜,只有海浪聲、遠處大學生們的嬉笑聲從他們身邊流瀉而過。

  盧振宇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才能討宋天悅歡心,但他無法再考慮太多了,他知道要是再不說話,男人就會起身準備載他回去、兩人今天的約會就要玩完了!他只得焦急的把想說的話一口氣說完:

  「我知道以前的自己很過份,沒有考慮過你的心情,也不體貼,只會對你耍任性,這些我都會改,拜託再給我一次機會,這次換我好好愛你,我真的很喜歡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宋天悅只是靜靜的,好半晌都沒反應。

  那句「這次換我好好愛你」莫名的讓他有股想落淚的衝動。

  但他仍然保持沉默,只靜靜的望著眼前漆黑的海。盧振宇忍不住怯怯扯著他的手指輕搖,又繼續說了些話希望能讓他做出點回應──

  「這幾年我常常想起你,一直很想再遇到你,我不敢大言不慚的說可以再遇見你是天註定,可是……我真的喜歡你,我喜歡你就算不認同我說的話,也會好好的和我講道理的樣子。我喜歡你的個性,你為我想了很多又不強迫我一定要照做,我也喜歡你的笑臉,笑起來的樣子好好看……我喜歡你好多好多地方,真的很喜歡!」

  盧振宇似乎很緊張,說的話聽起來微微顫抖,但說到「喜歡你」時總是很堅定的。

  宋天悅突然覺得好熱,這大概是他聽過最讓人感動的告白了,不過迎面拂來的海風能讓他保持冷靜的思考,冷靜到……他想起這個大男孩在少年時期,似乎沒有對他明說過喜歡這兩個字。

  那時的少年總是反問他「難道你不喜歡我嗎?」、或直接說「你是我的!」這類的話,少年的心中似乎只繞著自己的世界打轉。他不怪他,小孩子本來就比較自我中心。如今少年長大了,竟能說出這麼長串的喜歡了……

  「振宇──」望著漆黑的大海,宋天悅語氣和緩地說:「你並沒有不好,是我們年紀差太多了。我還記得你曾經說過的話,你說我體諒你比較合理,因為我也曾經年輕過,你卻永遠不可能和我有差不多的歷練……你說得對,可是,我離二十出頭的年紀已經有段距離了,我快要忘記我年輕時是什麼樣子了。」

  「不對!不對!我那時是想氣你才這麼說的!你只要把心裡想的告訴我,我不就能了解了嗎?任何事情只要好好溝通,不就好了嗎?就像你對我的那樣啊!」

  宋天悅不禁笑了。相信任何事情只要好好溝通就能一起撐過去,這種話果然只有小夥子才說得出口。

  「你真的想得太簡單了。」

  「那你告訴我,複雜的地方在哪裡?有人一把年紀了還是很幼稚,那為什麼我不可能變成年紀輕輕卻很成熟的人?」

  盧振宇真的急了,說話開始有些像是在爭辯。每次都是這樣,只要他很在意的事情就一定要爭論到對方點頭稱是為止。

  宋天悅本想點明,讓他知道這就是他們之間的差距,他要朝向剛才自己說的「年紀輕卻很成熟」的地步還遠得很。不過心念一轉,每個人處理事情的方式本來就都不同,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樣子又有哪裡不對?

  宋天悅嘆了口氣,伸手輕拍盧振宇的背,帶著點憐愛的意味,輕輕拍著他、要他深呼吸冷靜下來,他還想再跟他和緩的說些話……

  「我啊,雖然年紀一把了,但其實也還是有個很天真的想法。」停止了拍撫,宋天悅抽回自己的手放在膝蓋上,頓了一會兒後他才接著輕聲說道:

  「我真的很想找一個人,好好的一起走好久的路。每一次和人交往我都是很認真的,就算最後總會因為爭吵、對方腳踏兩條船、甚至是被我發現他一邊說愛我一邊還向女人求婚……我還是沒放棄那種念頭。」

  宋天悅說話的聲音太輕柔了,以致於盧振宇無法打破這氣氛衝動地說出「我可以陪你一起走」這種話。他可以感受到男人歷經一個又一個的情人後仍無法如願的寂寞,這次他不發酸了,他只覺得心被揪疼了。

  他輕輕握著他擱在膝蓋上的手,兩人一起靜靜地望著漆黑的海。

  海浪的沙沙聲規律傳來,遠處還有大學生們的嬉笑聲,他們明明聽不見彼此呼吸的聲音,宋天悅卻覺得兩人的胸口是一同起伏的。他有種衝動想回握住對方的手,不過理智仍很清醒。

  「你剛才跟我說那些話之前,有好好想過如果我答應了,我們會維持多久嗎?」

  「……為什麼要想這種問題?這樣好像一開始交往就想分手一樣。」

  宋天悅的意思其實是希望他在面對感情時能深思遠慮,不過盧振宇說的話也沒錯,讓宋天悅也不禁沉默陷入思考了。

  他突然想起,以前交往時不論什麼情形盧振宇總是會想到「下次」,下一次再來、下一次不要了、下一次如何如何……仔細想來,這其實是個很甜蜜的習慣。宋天悅覺得體內的熱度突然莫名開始往上攀升了。

  「如果我拒絕呢?」

  宋天悅這句突如其來的問話讓盧振宇全身一僵。他原本以為男人剛才的問話是在試探他,也許他們之間是有機會的,但最後得到的卻是這句話?

  盧振宇不自覺的將手指收得更緊,緊緊地握著宋天悅的手,呼吸又開始不穩地說:

  「我不會放棄,會死纏活纏,會一直跟你說我喜歡你。我真的再也沒有那種風度可以把你讓給別的男人自己走掉了……」

  宋天悅忍不住笑了。他真的被這小子打敗了。

  那股燥熱,最後就算是強勁的海風也無法制伏。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