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一到了約定的地點,盧振宇一眼便在人群中認出了穿著休閒但也顯眼的男人,他快步走向前。

  「不好意思,晚上還把你找出來。」宋天悅臉上掛著抱歉的笑容。

  「不會啦,反正也沒什麼事啊。」

  「沒想到你今天休假,早知道就早點打給你,還能先請你吃飯。」

  「我上班也可以接手機,以後你有事的話直接打來沒關係。只是廚房很吵,我可能會漏接你的電話。你要我幫你挑什麼?」

  兩人並肩走在人來人往的商圈裡,知道宋天悅不喜歡這種愈夜愈熱鬧的地方,盧振宇便刻意地走在外邊擋著來往擁擠的人潮,希望能給宋天悅一點微薄的舒適感也好。

  宋天悅一邊走一邊將原由說仔細。原來是想請盧振宇幫忙挑些十幾歲的年輕人也許會喜歡的飾品,他想在端午節連假時帶回去送給家族裡幾個疼愛的晚輩。

  「你端午節要回家?」

  「嗯,我今年的春節只待了兩天就匆匆走了,這次放了四天連假,我媽一直要我回去吃她包的粽子。」宋天悅苦笑。想也知道回去不只是吃粽子。

  盧振宇想起那個婦人的樣貌,不禁撇撇嘴,但這次他學乖了不多作批評,找了個安全的話題說:「只要挑給年輕人的東西?」

  「是,其它的我都買好了。你要不要走進來?這樣你也好看攤子上的東西吧?」

  「不用啦,我這樣也看得到。你不喜歡這種人多的地方,走裡面比較好。」

  宋天悅一楞,忍不住直盯著身旁這個大男孩。而盧振宇只是專心地瀏覽四周、很認真地尋找著任何看得上眼的飾品。

  「我覺得買皮飾比較好一點,年輕人應該會喜歡。」盧振宇輕拍宋天悅的肩膀,示意對方跟著他停在一個販售手工皮飾的小攤位前。「銀的東西雖然看起來很貴、很適合送人,可是很快會變黑,不太好看。你覺得呢?」

  「嗯……都聽你的。」宋天悅點了點頭,沒什麼意見。大男孩方才的舉動也教他有些驚訝,印象中的大男孩動作向來都是大喇喇的,這麼輕柔的動作還真是鮮少見過。

  宋天悅不知道第幾次的想,盧振宇在這幾年間真的改變了……

  隨著盧振宇的步調走走停停看看,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話,氣氛倒也輕鬆了不少。宋天悅也開始好奇的望著四周,滿是穿著打扮跟得上流行的年經型男辣妹、愈夜愈熱鬧的商圈……若不是身旁有人,還真教他感到有些不自在。。

  「我身邊都沒有二十出頭的朋友,還好有你,不然都不知道該怎麼幫那些年輕人挑禮物了。」宋天悅忍不住笑著這麼說。

  盧振宇卻聞言一楞,內心感到有些複雜。是也沒錯,宋天悅都三十好幾了,身邊的確不太可能有二十出頭的年輕友人。也就是說,他是他往來的朋友中最幼稚的那個了?

  他壓抑住想苦笑的衝動,只輕聲地說:「能幫上忙我很開心。」

  逛了許久終於買齊了兩人都看得滿意的飾品,走出夜深卻仍人潮擁擠的商圈後,宋天悅感激地對盧振宇說:「謝謝,改天請你吃飯。」

  「小事啦。」盧振宇搔搔頭笑了笑,在心裡告誡自己不要太期待,只能擺擺手說:「好啦,很晚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和宋天悅揮手道別時,他真的很滿足。即使在兩人曾經交往的時期,他們也沒有這樣慢慢地逛街聊天的經驗。

  當拿著自己中意的商品轉頭望向身旁的男人,男人盯著商品認真思索後開口和他討論、甚至露出微笑的對他點點頭時……盧振宇在那一刻覺得心頭熱呼呼的,整個人好像要飄起來了似的開心。

  走路都像小跳步般,他回到家然後睡了甜美的一覺。

 

    ◎

 

 

  即便隔天上班因為沒聽清楚老大的交代而產生失誤、被二廚罵到臭頭,盧振宇的好心情仍不減少,接下來整個忙碌的端午節假期就算從早到晚忙到體力有些透支了,他還是能笑咪咪地面對老大的使喚。

 

  端午節過後幾天,盧振宇得到了兩天的連假休息。服務業就是這樣,別人放假時他們正忙、別人收假時才能喘口氣休息。而且這種連續假期過後還要從老大開始排休,挑剩的日期才有他這個學徒的份。

  每天都工作超過十二小時、連上了十天班後才得以休假,盧振宇只打算把假期通通拿來睡到自然醒,最好能睡到他全身的肌肉不再叫囂「我要休息!」為止。

  但第二天才睡到中午他卻被手機鈴聲給吵醒了,是宋天悅打來的電話。

 

    ◎

 

 

  即使還有些疲累,盧振宇仍站得直挺挺地等著宋天悅。

 

  經過兵役磨練,他不再是站沒站相、坐沒坐相的男孩了,更何況他也不想露出懶散的模樣讓男人瞧見,自然要站得挺拔好看才行。

  他在顯眼但不妨礙別人的地方站著,路燈照耀的夜色下,那好看的臉龐和靜靜等人時散發出來的氣質吸引了來來往往的人多看了他幾眼,但盧振宇並不受影響,只是嘴角含著淺淺笑容、壓抑著雀躍又期待的心情等著男人出現。

  「振宇──」宋天悅快步走向他,看來很不好意思。「抱歉,你等很久了嗎?」

  「沒有啦,我剛到。」盧振宇笑了笑要他別在意,眼底卻是困惑與關心。宋天悅看來怎麼會比上次見面時還瘦、氣色也不太好?他的新情人沒有好好照顧他嗎?

  「中午打給你時,你還在睡覺?」

  「嗯,我剛好休假,休假時都睡覺比較多。」不想對男人說「連上了十天班好累」之類的話,盧振宇只是順著話尾答話。

  「當廚師很累吧?待會多吃點。」

  「你才要多吃點,你是不是瘦了?」

  盧振宇的話讓宋天悅一楞,然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最近剛接了新的職位,比較忙一點。」

  「約我吃飯……也是抽空來的?沒時間的話就多休息啦!」

  「我接下來會更忙。說過要請你吃飯謝謝你的,我可沒忘記。」宋天悅笑了笑,接著便先走進了餐廳裡和負責帶位的服務生說話。

  盧振宇則沉浸在剛才的笑容裡,還有被男人對他向來是說到做到的舉動給感動……他原本真沒期待宋天悅還會約他吃飯呢。

  這頓飯吃得開心,宋天悅甚至莫名地突然想起盧振宇的吃相曾經很糟糕,是什麼時候完全改過來的呢?好像是兩人開始交往後,他終於忍不住含蓄地告訴少年:「吃飯嘴巴要閉上,沒聲音比較好一點。」

  當年的盧振宇楞了一下,表情看得出來在說「我長這麼大都沒人跟我說過」,然後很努力地適應了許久吃飯要緊緊合著嘴的規矩──宋天悅想起來了,當初他看著盧振宇吃飯因此變得很慢、看來又有些痛苦的模樣時內心還頗後悔為什麼要這樣苛求他?進食應該是件快樂的事情才對啊……

  但一陣子後盧振宇便習慣了,宋天悅也就忘了他原本的吃相有多可怕了。現在又突然想起,當初曾經讓他食慾大減的那個少年,如今已是個吃相雖不優雅但也不難看、能迅速解決食物又鮮少發出咂咂聲響的青年了。

  一樣的俊美,但骨子裡似乎有許多東西都改變了。

 

    ◎

 

 

  不知不覺間吃得太飽了,宋天悅便問盧振宇要不要一起到附近的小公園散步走走?

 

  盧振宇開心得點頭如搗蒜,心想男人這習慣還是沒變呢,要是外出用餐,他總喜歡吃完後在附近悠閒的散步幾圈後才坐上車。喜歡散步的男人,能走路時絕不以車代步。

  徐徐的涼風吹來,兩個人並肩慢慢走著,這種柔軟的氣氛讓盧振宇心情很好,嘴角不禁微微上揚,更加吸引路人的眼光,每個迎面走來的人都會多看他幾眼。

  宋天悅也笑了,這個大男孩還是這麼引人注目。以前的他,皮膚白皙所以更顯得眼睛漆黑晶亮、嘴唇紅潤,整個人看起來像個小太陽般的耀眼,站在他身旁會感到虛榮又有些自卑。現在的他稍微曬黑了一點,蜂蜜色的皮膚讓他的五官看起來較為柔和親人了。

  但或許也是盧振宇的個性改變了,年少時眉眼間那種輕狂的銳利感收斂了,現在看來的感覺比較不刺人。

  「你這幾年間好像變了很多。」宋天悅忍不住老實地這麼說。

  「啊?會嗎?」盧振宇困惑的歪了歪頭,不知該怎麼接話,只好說:「你倒是沒什麼變耶,看起來也沒變老,呃……」

  他突然想到,「老」好像是男人很介意的字?男人曾教他如果聊天不知該怎麼接話,就把話題繞回對方身上表示關心,這樣絕對不會錯,不過他竟然笨到挑錯字眼了!盧振宇懊惱的咬了咬嘴唇。

  見他這副模樣,宋天悅忍不住又笑了。拜託,他心胸沒那麼狹窄好嗎?

  「謝謝讚美。」

  這句話讓盧振宇鬆了口氣,呵呵笑著接話說道:「我是有想過要把頭髮留長啦,朋友都說我的頭髮長一點看起來會比較順眼。」

  「嗯,你的確比較適合中長髮。不過廚師的頭髮可以那麼長嗎?」

  「可以啦,綁頭巾就好了,雖然老大還是會唸。」盧振宇笑嘻嘻地說,這語調和神情倒是和他年少時那種調皮的模樣沒什麼差別,宋天悅見了也忍不住笑了。

  但下一秒,他的笑容卻僵了。

  盧振宇察覺到他的腳步停頓了,困惑地跟著停下轉頭看著他、再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眼前迎面而來的竟是他的現任情人。盧振宇覺得自己的臉也要綠了。

  「我約你你說很忙,現在倒是和小帥哥走在一起?」李子仁省去了說「真巧」之類的廢話,笑著望著宋天悅,表情看來卻很冰冷。

  「欸,只是吃個飯而已。」盧振宇忍不住出聲。

  「這麼急著澄清?」

  「就跟你講只是吃飯而已!」

  「振宇──」宋天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這麼激動。「不好意思,你先回去吧。」

  「何必呢,我說過我不排斥3P的。」李子仁笑著又這麼說。

  宋天悅皺了皺眉,他很不喜歡被這樣嘲諷,盧振宇卻比他更快發作。

  「夠了吧你!先問清楚再好好講話很難嗎?」

  李子仁嗤地笑了,不客氣地又回道:「這句話由你來講還真諷刺。」

  盧振宇困惑地望著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的宋天悅,幾秒後才恍然大悟這男人原來是在譏刺他當初就是這樣才和宋天悅分手的,哪來的立場講這番話?盧振宇無言以對,又羞又怒。

  「李子仁,你真的夠了。」宋天悅沉著臉說道,讓李子仁的表情也跟著變難看,伸出手握住了他的右肩,正要說話時卻又被盧振宇開口截斷了──

  「不要這樣抓他!」

  李子仁居然指尖直直向下地抓握宋天悅的肩膀,他分明是故意要抓痛宋天悅的!盧振宇氣得伸手想撥開他,這也讓李子仁反射性的揮拳往盧振宇的肩頭擊去。

  「夠了!」宋天悅終於忍不住低喝了一聲,制止這種失控的局面。

  「三個大男人在路邊爭吵有夠難看,你們不要臉我還要!」

  從他們旁邊路過的人都會好奇的多望他們一眼──知道宋天悅正好最討厭這樣,盧振宇便臉色鐵青的立刻抽回手。他深吸了幾口氣,勉強冷靜下來後對宋天悅說:「我先回去好了,需要陪你去開車嗎?」

  「不用,我自己沒問題的。你先回去吧,不好意思把你扯進來了。」

  僵硬地點點頭轉身離去,盧振宇又不放心的回頭望了宋天悅一眼,吶吶地說:「你們……好好談。」

 

    ◎

 

 

  而李子仁在盧振宇轉身離去後,也臭著臉不發一語甩頭就走了。

 

  宋天悅心想,也好,反正他也不想在路邊談這種事。

  那晚他和他便分手了。連盧振宇這種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都知道要忍耐,為了不讓他覺得難看而忍下先離開了,李子仁居然即使根本不願多談也要撐到盧振宇離開後才轉身而去。這什麼意思?爭一口氣嗎?這樣的人宋天悅實在無心再交往下去了。

  他想,他還是先專心在工作上吧。

  盧振宇在那之後打來的電話宋天悅也刻意不接了,只為這無事生非的事件傳了訊息向他說抱歉。

  大男孩在步入社會後學聰明了,明白他是刻意拉開距離,便不再打電話來了。

  但望著公事用的手機時,宋天悅卻偶爾會感到有些寂寞。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