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大吵後冷戰了近兩個禮拜,因為宋天悅的生日到了,兩個人便順勢藉這個好理由和好了。盧振宇為他烤了個蛋糕慶生,在他生日的前一晚,只有兩個人,一起過了一晚。

  男人也有自己的朋友圈,所以他的生日當天和那周的周末假日,男人都會和朋友在聚餐中渡過。

  盧振宇有些不滿,交往後每年到了宋天悅的生日總要鬧脾氣,明明他的打工時間根本就讓他無法跟上宋天悅的那些聚會,但只要知道宋天悅和朋友一起慶生,盧振宇就會莫名的覺得嫉妒。

  宋天悅笑他獨佔慾強烈,他便噘嘴不回應,非得讓這個大了他十幾歲的男人笑著好聲好氣地哄他不可,然後他會將男人撲倒,像是生氣又像嬉戲般啃咬著男人,咬著咬著兩人便滾到床上去了。

  盧振宇在使性子時大部份都讓宋天悅覺得可愛,男人把這當成情人間相處的趣味,並不覺得厭煩。

  待過了男人的生日後沒兩個月便是農曆過年,又是個盧振宇固定會鬧脾氣耍性子的時節了。

  農曆過年假期正是打工的好時機,從除夕前到大年初四,盧振宇都得把握時機拚命打工。他的繼父不曾虧待過他,給他的零用錢對學生而言算是足夠了,但他實在吞不下被完全沒血緣關係的哥哥譏說「不姓董的小雜種拿董家的錢去花」這口氣,硬是要靠自己打工賺所有的生活費。

  而宋天悅則是回北部老家過年,盡盡當兒子的義務。通常宋天悅除夕趕回去圍爐,在大年初三前就會找理由離開了,這段時間盧振宇只能傳簡訊,因為宋天悅和親戚在一起不方便接電話。

  盧振宇的簡訊裡總是充滿若有似乎的撒嬌和抱怨的話,在老家裡的宋天悅會在深夜裡笑著慢慢用大姆指按著簡訊回覆安撫他,等男人回到高雄,兩人就一起渡過僅剩的假期尾端,一起開車出去走走,或整天膩在一起。

  但這年,宋天悅的父母卻說反正今年的年假特別長,突然堅持要他多留幾天再走。宋天悅從「帶的衣物不夠換洗」到「公司可能有急事所以必需先回去待命」的藉口都說盡了,雙親卻比他更堅持,軟硬兼施不准他提早離開。

  他們打的主意很明顯,宋天悅不用問也知道是要抓他去吃相親飯局,儘管名義上是陪父母去和哪個阿姨叔叔吃飯……

  雙親這樣事先不露聲色、等他人到了老家後再強留他下來已經夠讓宋天悅心煩了,盧振宇那頭還無法體諒他、一直在電話中耍脾氣要他快點回高雄,不論好說歹說都無法安撫這個大男孩,宋天悅覺得更累。

  好不容易吃完幾頓飯局、在春節假期結束的前一天他終於能逃離老家了,回到高雄的住處後還要看盧振宇的臭臉,宋天悅終於受不了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陪你過年的,為什麼你就是聽不懂?」

  癱坐在沙發上,宋天悅揉著隱隱脹痛的太陽穴,不知該怎麼和身邊這個還在耍脾氣的大男孩說話了。

  「我就是不要你耗在那裡!既然不喜歡就早點回來啊!」盧振宇生氣說道。

  他看得出來宋天悅很疲憊,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到這種地步?自顧自回來不行嗎?一想到他的男人肯定這幾天都陪笑臉忍耐著和一堆只有過年才會見到的親戚應酬,他就心疼又不爽。他可是期待著趁這次較長的年假能和男人好好的出去玩,結果卻浪費了三天的假期在空等!

  「我要是能回來就早點回來了。」

  「那你為什麼不回來!?」

  宋天悅閉上眼,為這已趨近鬼打牆的話題感到無力。

  「振宇,我有我自己必需要應付的事情,拜託你體諒一下我,我已經回來了,可以不要再吵這個話題了嗎?」

  「那下次呢?明年呢?你還要在那邊陪他們耗?」

  「振宇,他們是我的親人,你不能說我陪他們是耗時間。」

  宋天悅的臉色稍微沉重了些,盧振宇莫名的更火大了。不知為何,他只要一想到男人的母親那時看他的眼神就覺得很生氣,再想到宋天悅回家是陪她,就更生氣了。宋天悅為什麼不懂?他為什麼不再像之前那樣哄他?

  「我就是想要你陪我,你明明和我在一起比較開心不是嗎?下次不喜歡就早點回來嘛,不要讓我這樣一直等你……」

  要是在之前,宋天悅會覺得盧振宇說的這些話很可愛,根本就是在撒嬌──但現在,宋天悅只覺得好疲累。

  他的春節假期都浪費在扮演乖巧優秀的晚輩和親戚應酬、聽父母嘮叨快點結婚他們為人父母的才算功德圓滿……等等這些無意義又累人的事情上,最慘的是還要死撐著笑臉吃相親飯,這個大男孩沒有安慰他也就罷了,還要他再花費心力好言安撫?

  宋天悅嘆了口氣,整個人無力地向後仰躺靠在沙發上

  「振宇,我真的很累,你先回去吧。」

  「我──」

  「拜託,讓我好好休息一下,可以嗎?」

  盧振宇咬了咬嘴唇,最終還是氣呼呼的起身離開了。

 

    ◎

 

 

  接下來的幾個月他們經常在爭吵。

 

  盧振宇注意到宋天悅時常在發呆,似乎有什麼煩惱的事,但宋天悅卻不曾向他訴苦。要是逼問,也只能看到宋天悅露出無奈的苦笑然後立刻將話題帶開,看來他並不想談。

  兩人因此常常有小口角,而宋天悅已經有些厭倦老是得在心煩時還要哄著盧振宇了,表情便顯得愛理不理的,這讓盧振宇更火大,然後吵得更兇。

  分手的前兆不外乎是一方變得冷淡或者雙方持續爭吵不休,宋天悅雖然知道他們快要落入這種悲哀的模式了,卻沒料到風暴來得如此快速──

  盧振宇竟趁他洗澡時偷看他的手機簡訊和偷聽語音信箱。

  因為宋天悅的母親在語音信箱裡留言詢問他有沒有和之前吃過飯的那幾位小姐連絡,盧振宇這才知道他竟被母親抓著吃了幾頓相親飯。

  他背著他和女人一起吃飯,假裝自己是沒有對象的黃金單身漢,而那些女性裡還有人傳簡訊給他,更過份的是他居然還回傳了簡訊!雖然回覆的內容不冷不熱,但盧振宇實在無法理解宋天悅到底是什麼心態?騎驢找馬嗎?盧振宇快要氣炸了。

  更教他生氣的是,宋天悅的母親在語音信箱裡碎碎唸著宋天悅也老大不小了,在外地打拼也該討個老婆才能有人好好照顧他……

  「你去相親?」

  大男孩從來就不懂得隱忍,即便得知的手段不正當,他仍質問得理直氣壯。

  洗完澡正擦著頭髮走出來的宋天悅動作頓了頓,不動聲色的說:「為什麼這麼問?」

  「我看你的簡訊還有語音信箱。」

  宋天悅睜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瞪著眼前的大男孩,隨即臉色便沉了下來。

  「我不喜歡被偷窺,那是我的隱私。」

  「我也不喜歡你瞞著我去相親!為什麼要這樣?」

  「因為所有的人都認為我該結婚了。」

  宋天悅答得很無力,但盧振宇並不了解。他還不到會被關切婚事的年紀,他不懂。

  「那你呢?你也覺得自己該結婚了嗎?」

  盧振宇激動得抓著宋天悅的手將他拖上床壓著,這個他手掌正緊緊抓住的男人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要偷偷去相親?為什麼要回別的女人的簡訊?

  「我不知道,你放手……」宋天悅皺了眉。

  「什麼叫你不知道?」這種回話讓盧振宇更激動。

  「我們可以不要吵架嗎?我已經夠煩了。」

  「不可以!你有什麼好煩的?通通拒絕不就好了,不結婚又不會死!」

  「振宇,你講這種話之前有先想想我的處境嗎?我要面對、要應付的人很雜,你可以試著體諒我、好好的和我討論嗎?」

  「討論什麼?你要結婚的事嗎?門都沒有!你要用結婚應付誰?再說你體諒我不是比較合理嗎?為什麼你不老實告訴我你的問題在哪裡?為什麼要偷偷去相親?你也曾經十九歲過,可是我還沒到三十三歲,我怎麼會懂你遇到的問題?」

  宋天悅聞言閉上了眼,在這一刻他真的覺得好孤單。

  就連平常一起分享體溫的小情人也不了解他的無奈與煩躁。是啊,就如同大男孩所說的,他又還不到他這個年紀,怎麼會懂他這個三十幾歲的男人在想什麼、面臨了什麼?

  不結婚的確不會死,只是不只父母,所有人一知道他三十三歲了都會問他「什麼時候結婚?」、「有沒有對象?」──等他年紀再長一點若還單身,工作上便會遇到許多微妙的事情了。

  男人閉著眼不說話的模樣讓盧振宇更是氣到了極點,他知道宋天悅其實是個是保守謹慎的人,做什麼事情都很冷靜又小心,所以結婚這件事他也會很認真地評估嗎?

  「你憑什麼結婚?」盧振宇開始動手扯著宋天悅的睡衣。

  「振宇,住手!」

  「我不准!不准!你居然要用結婚應付別人,那我呢?」粗暴地扯掉了男人的上衣,盧振宇壓著男人、手掌探入了他的褲子裡開始熟練地挑逗他,男人的呼吸開始變得沉重,抵抗卻也更激烈。

  「振宇,我不要做!」這種時候還有心情上床?

  「為什麼?你膩了我了嗎?」

  「放開!為什麼你就是不能成熟點?」宋天悅也生氣了。隱瞞他的事情被發現時,他其實希望盧振宇能好好地詢問他的苦處,就像他每次都耐心地回應這個大男孩一樣,他也期待能被溫柔的安撫,但……他還是失望了。

  「現在是誰不成熟?你明明就是同性戀還想要結婚?」盧振宇真的氣瘋了,開始口不擇言:「你媽說要找個老婆來照顧你,我問你,你對女人硬得起來嗎?女人可以滿足你嗎?可以像我一樣讓你爽到腿軟嗎?」

  「盧振宇!你太過份了!」

  「你才過份!明明和我在一起還妄想要結婚偽裝成普通人。你是我的!我不准!」

  那晚,他們激烈爭吵到宋天悅砸碎了盧振宇送他的琉璃擺飾,並且放話說他們之間玩完了、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你要耍任性到什麼時候?我真受夠了自己那麼累還要哄你,你要是缺乏父愛的話就乖乖回去找你的繼父好好培養感情!」

  「跟女人結婚有什麼不好?我可以跟普通人一樣過日子,你這個長不大老是要我哄的小鬼又能給我什麼!?」

  宋天悅第一次那麼憤怒地推開了強壓著他的盧振宇、第一次對這個大男孩說了如此尖銳的話。

  而盧振宇那聞言又驚又怒的表情也讓宋天悅覺得悲哀,他們之間是怎麼了?為什麼會走到了這一步?要是早點把心裡的話講出來,會不會有所不同?

  但他無從查證那些假設了,因為從那天之後他再也沒有和盧振宇聯絡了。

 

    ◎

 

 

  他們第一次如此激烈的爭吵,盧振宇賭氣了好幾個禮拜沒去找宋天悅,等到他彆扭地撥了宋天悅的手機卻怎麼撥也沒接通時,他這才意識到原來男人是認真的。

 

  認真的,要和他斷得乾淨。

  他去了宋天悅的住處瘋狂按了許久的門鈴,男人卻沒有如同往常一般,即使兩人上次見面時有爭執但仍總是扯著嘴角微笑著為他開門。

  前後按了幾次門鈴後,盧振宇才發現裡頭的燈根本沒亮著。他不禁衝動按了隔壁住戶的門鈴詢問,鄰居看著他的表情很古怪,冷冷地說幾個禮拜前看到有人在搬家,大概是搬走了吧。

  盧振宇愣愣道謝,然後有些恍惚地轉身離去。當對方關上門時,門縫裡逸出了幾不可聞的低語:「死玻璃……」

  直到回家後才意識到那句沒禮貌的話,盧振宇又是一陣發楞──大概是那晚他們爭吵得太激烈了所以讓鄰居聽到了吧?他從沒仔細考慮過出櫃這方面的相關問題,他雖然在意別人看他的眼光,但也要對方是他放在心上的人才能影響他的心情,不然他那自我又叛逆的個性才不把別人鄙視放在眼裡,更不怕被挑釁或找麻煩。

  只是句「死玻璃」,平常盧振宇大概只會冷冷地轉頭回瞪一眼,但要是宋天悅聽到呢?他在意別人的目光嗎?肯定是吧,這個男人平常可是個冷靜自持的人,除了在床上外從沒看他失控過。

  因為在意別人的目光,所以會覺得要是結婚的話大概比較輕鬆嗎?

  盧振宇突然好氣自己沒有跟宋天悅生在同一個年代。男人在煩惱的那些事他都還沒開始經歷,他對男人的處境一無所知。

  「一次就好,假裝的也好,你可以說你了解我的心情嗎?可以讓我感覺到你是站在我這邊的嗎?」

  那晚宋天悅曾對他如此說道。盧振宇無法回想起男人講這句話的神情了,以致於往後每當這句話在腦海中響起時他更覺得痛苦。他居然讓男人自己一個人煩惱著……

  宋天悅累了吧?所以離開他了。自那晚後盧振宇便無法連絡到宋天悅,而這個男人的朋友盧振宇一個也不認識,根本不知該從何輾轉聯絡。當初第一次相遇時拿的名片早已不知放哪去了,盧振宇沒記得宋天悅的公司名稱,在當初曾等過宋天悅的商業大樓底下守著也始終等不到人。

  入伍前,他再度鼓起勇氣狂撥宋天悅的手機號碼,結果竟是暫停使用。服兵役時覺得苦悶,好想好想這個一直溫柔待他的男人,再撥了一次,門號卻已是空號了。

  男人搬了家,換了電話,工作的商業大樓外始終等不到人……盧振宇徹底的失去這個人的消息了。認清了如此悲傷的事實,他忍不住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為他哭了。






因為這兩篇比較不快樂所以一口氣貼出來,明天過後的會比較好一點。(應該...)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