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鄭衡亞很喜歡看談威的照片。

  因為儘管拍攝時待在一旁親眼觀看,但透過鏡頭被捕捉到的影像在螢幕上看來則有另外一番不同的感覺,甚至印在相紙上看起來的又更不一樣了。

  而且不同的攝影師有不同的風格,有的攝影師拍出來的影像即使周圍光線溫暖,但給人的感覺仍然很冷冽;有的即使沒打太多燈光,照片上卻有股溫暖親和的感覺……好有趣。

  每當拍了照片後談威若收到攝影師或公司複製給他的檔案,鄭衡亞總會在兩人收工一起回到住處後很期待地詢問「今天的照片可以讓我看嗎?」

  那副雙眼閃閃發亮的模樣大概沒有人忍心拒絕。

  於是談威雖然無法理解既然他本人就在身邊,鄭衡亞為何還對他的照片那麼感興趣這點,但也識趣地總在收到拍攝影像的當晚立刻「上貢」以搏得愛人歡心。

  這個夜裡,兩人結束工作回到談威家中洗了個舒服的澡後,鄭衡亞習慣性地窩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放空腦袋,談威則拿出記憶卡、打開手提電腦遞給這個呆呆望著前方,其實並不很認真在看電視的人。

  「今天拍的。」

  鄭衡亞聞言立刻回神、笑得露出了小小的酒窩說「謝謝」,然後將注意力整個放在電腦螢幕裡的照片上──坐在他身旁的談威忍不住嫉妒起了相片裡那不真實的自己。

  他湊近親了親鄭衡亞的臉,輕聲說道:

  「這次的主題是『性感』。」

  「喔……」

  耳邊的低語讓鄭衡亞覺得臉頰發熱而有些分心,他知道這些照片是為雜誌拍的,不曉得這主角和主題能吸引多少人買下那期的雜誌呢?

  「你覺得呢?」

  「什麼?」

  「你喜歡哪一張?」談威很努力地在掙取他的注意力。

  「嗯……」

  眼神溜過眼前一張張照片,鄭衡亞似乎無法回答,於是談威換個方式問:

  「既然主題是性感,那麼哪一張照片裡的我讓你最想把衣服剝下來?」

  聞言楞了一下,鄭衡亞覺得臉更熱了。原本只單純欣賞攝影師玩弄光影、捕捉瞬間影像的技巧,被談威這麼一說內心倒是生起了無限遐想……

  即使明知那語氣裡含著逗弄,鄭衡亞還是熱著臉很認真地看著照片思考許久。

  結果他挑了衣服包最多、看起來最禁慾的那張照片。

  照片裡的人穿著筆挺、連扣子都沒解一顆,神情放鬆卻不顯慵懶,散發出來的氣息絕無誘惑之意……也許好看,但似乎和「性感」差距甚遠,這張其實是攝影師一開始時試拍的影像。

  「為什麼選這張?」

  「因為……因為……這張看了最想侵犯你……」愈來愈小聲。

  那一堆照片都是「梁承蔚」,誘人魅惑的氣息讓人看了確實會心動不已;但對鄭衡亞來說,讓他動心的反而是最普通的這張照片──

  裡頭這個姿態優雅卻不做作,眼神不冷不熱、放鬆地望著鏡頭讓攝影師按下快門試拍的人,才像真正的談威。最吸引他想親近、想染指,不只想剝掉那些衣服,還想對他做很多不會對別人做的事,然後兩人一起為對方瘋狂……

  愈說愈小聲的答案讓談威楞了一下,然後極度滿意地笑出了聲、摟著鄭衡亞在他熱紅的臉上親了好幾口。

  「呵呵……衣服有帶回來對吧?那等等我穿上,我們來試試吧。」

  「那、那是廠商的。」

  「廠商送我了,你忘了?」

  「唔……」

  「你喜歡這些衣服?還是我換小一號的給你?」

  鄭衡亞臉燒得更紅,談威知道他誤會了。

  不過是想到也許鄭衡亞喜歡照片裡的衣物而詢問的,可是鄭衡亞卻和之前說「看了會很想侵犯你」的遐想兜在了一塊,誤以為老是喜歡逗弄他的談威,這次想玩「讓他換上喜歡的衣服後再一件一件剝掉」的情趣把戲……

  不過其實不管鄭衡亞穿什麼衣服,談威肯定都很想侵犯他就是了。

  笑著輕戳他的臉頰,談威將擱在他腿上的手提電腦挪開,不願他把注意力放在那些照片上而故意語氣曖昧地說道:

  「你剛剛想到什麼?嗯?」

  「沒、沒有啊……」

  障礙物解除後,談威隨即轉身覆上了他的嘴唇。

  「說啊,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哦……」

  輕輕磨擦他的唇低聲說著極具誘惑的話,鄭衡亞瞬間心臟狂跳、主動探出舌尖輕舔著他。

  「嗯……」

  兩人擁抱著,呼吸變得急促又熾熱,緊貼的雙唇間偶爾逸出甜美的低吟讓情慾燃燒得更加旺盛。

  直到將手探入談威的睡衣裡觸摸到結實的肌膚,鄭衡亞才突然清醒了些──

  「唔……明天幾點起床?」

  「睡到自然醒。明天你休假,忘了嗎?」談威剝掉了他的上衣,意圖不言而喻。

  「那、那你呢?」

  「早上沒事,所以今晚請你儘情地『侵犯』我吧。」

  半跪在沙發上摟著鄭衡亞,談威嘴裡說著不正經的話,手指卻溫柔摩娑著他敏感的頸項與耳後撩撥著他。

  見他因此而輕顫喘息的模樣,談威舔了舔唇笑得邪氣又魅惑,更是引誘著鄭衡亞忍不住收緊手臂,將這個老愛逗得他臉紅發窘的男人拉過來熱切地親吻著,然後毫無顧忌地扯掉對方的衣服──

 

 

 

  深夜裡甜蜜纏綿的床上,談威還不忘逗弄他:

   「真的不要我換那套衣服?」

  「啊……不…用……」

  「我很樂意為你換上任何衣服讓你侵犯我的……」

  「嗯……嗯啊……」從鼻腔裡哼出呻吟聲並非回答,鄭衡亞正被談威翻過身壓在下頭狠狠地疼愛。

  「你可以幫我穿上,再一件一件脫下來……」

  激烈的頂入與耳邊挑逗的低語讓鄭衡亞幾欲瘋狂。到底是誰侵犯誰啊?

  「啊……你、你有時候真的很……唔……」

  「很怎麼樣?」

  ……很愛逗弄他,很壞心,很過份。

  不滿的咕噥含在嘴裡並沒有說出口,鄭衡亞毫不客氣地抓過談威的手咬著不放,情動的呻吟與一點點埋怨全堵在齒間那厚實的手掌下。

  談威吃痛卻不抽回,原本因情事而熾熱的眼神更添了寵溺,任由著被壓在身下的人狠狠咬他。

  俯下身貼著鄭衡亞佈滿薄汗的背親吻那片後頸,這樣的姿勢讓他更深深地頂入愛人的體內,因此聽到了更誘人的悶哼……談威將溫柔的親吻落在鄭衡亞的耳後,忍不住說了直接卻肉麻的情話:

  「阿亞,我好愛你……」

  「嗯……嗯……」

  逸出的呻吟仍然不算回應。鄭衡亞慢慢鬆了口,舔著剛剛咬出來的深深齒痕,自己搖晃著腰迎合男人甜蜜又折磨人的侵入,讓壓在他身上的談威更加興奮地疼愛他──

  這個樸實無華的人,什麼誘人的衣服也不用換,只消一個小小的動作就能勾引談威興奮得全身火熱。

  談威不禁笑著在他耳邊低喃:「你贏了……」

  聽不懂這句話,陷於情慾的鄭衡亞困惑地偏過頭,迎上的是溫熱柔軟的嘴唇。

  「所以輸家我今晚要侵犯你很多次哦。」

  「唔、嗯……嗯……」哪門子的道理?

  被堵在兩人唇舌間的呻吟不知是抗議或是情慾,但對談威來說都沒有差,他的愛人好可愛,既然入口了當然一定要吃得乾乾淨淨才可以。

  在談威的床上被疼愛得很徹底的鄭衡亞,真後悔自己脫口說出那麼挑逗的話,居然把這隻大色狼撩撥得火力全開……

  一起生活與工作的日子裡,這晚依然很甜蜜。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