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

 


  完事後激烈的喘息平靜下來,摟著懷裡的人輕撫著他的背,毛巍瀚有些後悔剛才知道他的性向後的反應。


  談不上吃醋,卻有莫名的酸味與火氣,然後理智盡失地把他撩撥、折騰到幾乎發不出聲地癱軟在自己身下。


  好幼稚……


  深深吐了一口氣,毛巍瀚帶點愧疚的輕撫著孫微辛的頸後。他很累了,睡了嗎?想要親親他、再跟他說些話……


  還來不及確認他是否還清醒,就聽到極度沙啞的聲音:


  「你…在生氣?」


  「……沒有。」親了親孫微辛的臉頰,然後否認。「我只是有點錯愕,我沒有遇過雙……」


  話突然止住,毛巍瀚不想再提到這個詞。


  雙性戀,這個詞光想就覺得火大。他對女性沒感覺,找對象向來只找和自己同性別的,而大部份的人是找和自己不同性別的;不論如何他們所注目的向來都是人口數的一半──男或女,但沒想到他現在的情人居然是通吃。所以說他的情敵是別人的兩倍?這是進可攻退可守嗎?如果和男人玩膩了還可以找個女人來愛也可以結婚?這段感情結束後如果孫微辛找的是比自己高、帥或年輕有勁的男人就算了,要是女人……怎麼想都莫名其妙地覺得很嘔!


  沈浸在莫名又火大起來的情緒裡,他沒注意到懷裡的人沉默許久。


  毛巍瀚忍不住想著孫微辛的上一個情人,代稱上是「女」朋友。他的女友溫柔嗎?他的女友會作菜給他吃嗎?就像孫微辛現在做菜給自己吃一樣?他和他女友在一起時是什麼樣的姿態?是較陽剛強勢而且掌握主導權的嗎?他會對他女友調情嗎?


  「孫微辛──」翻身壓在他身上,毛巍瀚再度失控:「我很好奇你和女人在一起時是怎樣的表情?」


  「這句話你剛剛騎在我身上時問過了……」沙啞的聲音和溫馴的姿態,孫微辛有些委屈地說:


  「我現在喜歡的是你。」


  怔愣了下,毛巍瀚意識到自己居然再度幼稚了起來,而且那正是以前的自己最討厭的:幻想些奇怪的問題然後發酸質疑對方……太難看了!何必這樣?更何況和孫微辛才剛開始而已,認識不深也還未投入,想抽身的話隨時都可以。


  放鬆按在他身上的力道,毛巍瀚俯身親了親他。「對不起,我剛剛太失控了。」


  孫微辛只是回了個輕吻,然後有些疲累的閉上雙眼。


  「喝個水再睡好嗎?」


  想起他沙啞的聲音,毛巍瀚起身為他倒了杯水湊到他臉頰邊,他睜開雙眼有些迷濛地望著毛巍瀚不知在想什麼,然後撐起上身接了水杯喝下。


  「還要再一杯嗎?」


  擰了條溼毛巾回來,接過他喝完的杯子親了親他的臉,毛巍瀚摟著孫微辛在床邊坐下,拿溼毛巾為他擦了臉和汗溼的身體。從沒為情人做過這些事,因為覺得有些愧疚所以毛巍瀚對他展現了第一次在情事後的溫柔。


  「嗯……不用,謝謝。」孫微辛有點想躲開,又不是小孩子了怎麼還好意思讓人這樣為自己擦身體?但感動於他的體貼,而且實在疲累得不想動了,只好任由毛巍瀚擺佈。


  「那就睡覺囉。」再親了親他的臉,毛巍瀚讓他躺回床上,自己則坐在床邊地板上。


  孫微辛睜開沉重的眼皮看著身邊的人,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床…好像太小了。」


  雖然是加大單人床,但要兩個男人擠在上頭睡一覺也太勉強了。


  毛巍瀚笑著親了他的臉頰後說:「那你什麼時候換?」


  孫微辛有些失神,從沒一個情人這麼常親吻他的臉,見面時即給他一個輕吻,靠在一起說話親吻更是經常伴隨話句段落一起落下;而那些輕吻裡並不一定帶著性暗示,大部份只是單純地輕啄一口,親暱但不含色慾……他很喜歡。


  「小辛,我說說而已,你不要那麼認真思考。我等一下就要走了。」當他的失神是在考慮要換張大床,毛巍瀚笑著用指尖輕彈了他的額頭。


  孫微辛努力眨著想睡的眼看著倚在床邊的人,「等等要走了?」


  「嗯,回去唸書。下禮拜要期中考還要交報告,我這幾天不來了,要想我。」


  「那……還要來吃飯嗎?」


  毛巍瀚說他喜歡有人做飯給他吃,不一定要餐餐都是、也不一定要很好吃,只要是為他而做的飯菜就行了。當初聽到孫微辛回答會做菜時笑得頗開心也許就是這麼一回事,孫微辛心想如果那時回答「不會」,不曉得兩人後來的發展會是如何?


  「要,我周六晚上打完工再過來?」


  「嗯」了一聲,孫微辛在毛巍瀚笑著再親了親他後終於忍不住睡意閉上了眼。


 


   ◆◆   ◆◆   ◆◆


 


  熬過期中考,沉寂了幾天的毛巍瀚就復活當起大爺了。周五考完後立刻回家抓了幾件換洗衣物後衝到孫微辛家裡賴著對方為他做飯,還挺大牌的指定了菜色讓對方忙了許久。


  孫微辛終究還是換了張床,見到加大雙人床後毛巍瀚忍不住吹了聲口哨笑說:「哇,這是我期中考後的犒賞嗎?」──買的人只是臉紅著不知該說什麼。


  吃完飯後順便在那張新床上把孫微辛也吃得乾乾淨淨,摟著人酣睡一覺後直接打工去,只丟下昨晚換下待洗的衣物和一句「晚上陪我去買衣服」、出門前再親了親臉頰,就要對方乖乖等他下班再來……


  孫微辛不禁搖頭笑了。好像太寵他了,他說什麼都好、什麼都為他做了,看到他笑起來時連陽光都遜色的笑容就呆了,被那深邃的眼眸一凝視就暈了,無法抵擋毛巍瀚對自己流露出年幼者的稚氣、任性和脾氣時心中的那種憐愛感;不管如何就是覺得他好可愛,就算他不甚體貼但也無妨,就算知道才剛開始不可陷得如此深但也難以自制……


  嗤地一聲笑了出來再度搖了搖頭,孫微辛不再多想,把洗衣籃裡的衣物通通丟進洗衣機準備開始每週固定的大掃除。


  晚上毛巍瀚回來了,吃過他煮的飯後就把他拉出門了。


  「小辛,我們還沒有在外面約會過對不對?」


  毛巍瀚在電梯裡笑著說出這句話,讓孫微辛突然好想親吻那笑開的嘴角,不過目光掃到了電梯裡的保全監視器只好作罷。


  彷彿知道他在想什麼,毛巍瀚露出曖昧的笑,背著監視器給他送了個飛吻,讓他臉紅地用白眼回敬。直到出了大樓,在無人轉角處毛巍瀚立刻在他嘴角輕吻了一下然後笑嘻嘻地說:


  「別生氣哦,先來親一個,回家再任你親。」


  孫微辛忍不住笑了,真是敗給他了。


  坐上毛巍瀚的機車任他決定行程,就這麼陪著他逛了幾家服飾店買些入秋的衣服,逛到後來毛巍瀚還幫他挑起了衣服。


  「小辛穿這件應該很好看。」


  「這件也試試吧?」


  「這個也不錯,來,一起試。」


  幫別人挑衣服時比挑自己的還帶勁,最後毛巍瀚手上抱了一疊都要孫微辛試穿。


  「呃…這個……你覺得我適合粉紅色嗎?」孫微辛拉起一片衣角看著他,一臉不敢置信。


  「不試怎麼知道?」毛巍瀚笑著把他塞進了試衣間,在他耳邊低聲說:「還是你要我也進去,幫你一件一件試?」


  臉皮薄的人立刻搶過毛巍瀚手裡的衣服、迅速關上門,留下毛巍瀚在試衣間外強迫自己千萬不能在這麼多人的店裡大笑出聲。


 


   ◆◆   ◆◆   ◆◆


 


  買完衣服後還被拉去買了髮臘,毛巍瀚嫌他中分的西裝頭髮型看來太普通甚至顯得老氣,強迫他拿著髮臘去結帳。


  「回去教你用髮臘抓出好看的型。要不是快到人家的打烊時間了,我就壓你去剪頭髮!」


  「拜託,你們年輕人流行的髮型不適合頂在我頭上。」孫微辛皺眉苦著臉。


  「你不相信我的眼光?」


  「也不是,就……很奇怪啊,總覺得我不適合。」


  「帥的咧!包準男的女的都愛你。你要是換個髮型上班,一定是方圓百里所有郵局裡最帥的帥哥,大家都要排你那一櫃!」


  這話真是令孫微辛哭笑不得。


  身不由己的買了髮臘後還去逛夜市吃宵夜,接著還被拖去酒吧喝酒到大半夜,到最後提著幾袋衣物回到家、一打開大門時孫微辛已經累得想直接睡在門口了。毛巍瀚說:「要不是看你累了,我還想要去柴山看日出。」


  ──饒命啊毛大爺,年輕人都這麼有活力嗎?還是被期中考折磨得太慘,考完了一定要如此瘋狂揮霍體力才不覺苦悶?


  孫微辛直接走向床倒頭就睡,留下仍有精神的年輕人整理一起買回來的衣物。


  早上醒來時,昨天拉著他到處跑的年輕人居然已經坐在床邊看著書等他醒來一起吃飯。果然年紀不同體力也有差別……


  孫微辛刷牙洗臉後走出浴室,毛巍瀚已經換了另一套衣服等著要出門了,這時才注意到他的臉上多了副膠框眼鏡。


  「你戴眼鏡?」


  「對啊,昨天隱形眼鏡戴太久,早上有點戴不上去了。這副眼鏡好看吧?」


  「嗯,很好看……」


  膠框眼鏡讓毛巍瀚多了點書卷味,即使是有框的眼鏡也遮不住他會放電的深邃眼睛,孫微辛失神了一會兒,才取笑他:「所以說,還是要早點睡對吧?」


  毛巍瀚吐了吐舌,想起一件事:「小辛,等等回來幫我洗昨天新買的衣服好嗎?我吃完飯就要準備去打工了。」


  其實就算有空閒,他還是會賴著請孫微辛幫他洗的。


  「嗯,好啊。」


  「謝啦!」


  開心地在孫微辛臉上啵了一下,他知道這個小舉動很能討對方歡心。果然看到孫微辛眉眼間含著寵溺、一副「真是拿你沒辦法」的樣子對他笑了笑。


  「你昨天到底幾點才睡?我怎麼好像還聽到你開電視的聲音?」


  「沒注意耶,好像看完一兩個節目後吧。」


  「年輕人,你體力也太好了吧?熬夜很傷肝的。」孫微辛忍不住打了個呵欠,覺得昨夜晚歸的疲累還未消除。


  「哈哈,講什麼年輕人,小辛你又不老。」


  「虛歲二十九了,不年輕了。」


  「虛歲?虛歲是什麼?」毛巍瀚因陌生的名詞而困惑了幾秒,然後哈哈大笑──「噢,虛歲哦……我好久沒聽到這個詞了耶哈哈哈!現在還有人在算虛歲哦?拜託,和我才差七歲而已。」


  虛歲不是大家都會算嗎?更何況差七歲不算「而已」吧。孫微辛望著比自己年幼許多的新戀人,有點無奈的苦笑。


  「等等──」毛巍瀚拉住他,「昨天買的髮臘呢?」


  「呃…現在就要用?」


  「當然!買了就要用!別想逃。」


  於是等毛大爺滿意地為孫微辛弄好頭上的造型、還教到他能自己完成時,兩人的肚子也真的餓得咕嚕咕嚕叫了。


  「拜託,等一下戴安全帽就扁了,何必現在弄?」


  孫微辛很不習慣鏡子裡頂著那種髮型的自己,很像……刺沒有完全豎起的刺蝟。


  「安全帽拿掉後再抓一下就好啦,髮臘就是這樣用的。」用手再幫他順了順髮,毛巍瀚笑著說:「這樣很好看哦,帥!相信我啦。」


  被這樣的笑容和稱讚迷惑住,孫微辛有些不好意思地再看看鏡子裡的自己。「呃……謝謝。」


  「走吧小辛,你要吃什麼?」


  「都好,看你吧。你剛剛說今天有打工?」拿起鑰匙出門,兩人邊走邊聊。


  「要啊,假日一定都要上班,我今天要很晚才回來囉。」


  「很辛苦啊,既然有副修英文,怎麼沒有想要當家教?」


  「拜託,我才不要誤人子弟。」毛巍瀚再度哈哈大笑。況且比起端起架子要求自己也要求別人的老師,他還比較喜歡當那個可以撒嬌耍賴的學生。


  「沒打算以後要教外語?」


  「完全沒有。當初選西班牙文也是因為家裡要我讀這個,不然我本來當調酒師呢……我爸在中南美洲有很多客戶,他說我不像我哥、沒有遺傳到他做生意的天份,不過既然對語言還不排斥,至少就學西班牙語幫他吧。」


  他撇了撇嘴角,似乎想起了些不太愉快的往事,孫微辛一時之間不知該接什麼話才好。不過毛巍瀚接著又笑著說:「但是現在還滿快樂的,學西班牙文很好玩,至少比德文好,我們學校的德文老師幾乎都很嚴肅,哈哈。」


  看他講到德文時擠眉弄眼的樣子,孫微辛忍不住笑了。


  「所以你現在對西班牙文真的很有興趣?」


  「是啊,超有趣的,打舌音要練很久耶!學語言還是需要有點天賦的。」


  出了大樓電梯路過無人的轉角時,毛巍瀚摟著孫微辛親了他一下、用舌尖輕輕勾了勾他的上唇然後放開……孫微辛忍不住笑了,真不知是不是該順勢稱讚他的舌頭很靈活?大白天的不宜提兒童不宜的事哪。


  見聽著的人只是笑笑,毛巍瀚忍不住又說:「我以為你會問我家裡的事。」


  「呃……我看你好像不是很開心?如果是開心的話題我就會順勢問幾句,不過剛剛好像不太適合繼續家庭的話題吧?」


  「也還好啦,現在長大了就比較會想了。我爸自己開公司做物料進口,我家算很有錢哦。我爸還滿現實的,就一副商人樣,很愛命令我一定要照著他的想法做,說什麼這樣以後就會有成功的人生,管我好像在管他手下的員工一樣。以前會覺得很不甘心,每個人對成功的定義都不同啊,我的人生為什麼他要干涉這麼多?」


  一邊說著,一邊把安全帽遞給孫微辛,毛巍瀚笑了笑繼續說:「後來我爸居然說,既然嫌他囉嗦幹嘛還要花他賺的錢?我一氣之下跑去便利商店打工後才覺得賺錢真的很辛苦,要是沒本事養活自己講話哪能大聲啊?」


  孫微辛聽了,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說:「你還滿懂事的啊。而且父母都是這樣的,你爸也很愛你吧,才會幫你把路都想得好好的,只要照著他的計劃走就不會吃苦。」


  「大概吧。不過有一件事他怎麼也不能逼我──」毛巍瀚吐了吐舌頭做個鬼臉說:「我不愛女生,這輩子不能結婚啦。」


  孫微辛失笑,可以想見他那商人老爸被兒子忤逆時氣得跳腳的模樣。


  「走吧,我們去吃義大利麵,我在批踢踢上看到這附近有一家好吃的。」


  毛巍瀚跨上機車笑著拍拍後座,那笑容令孫微辛暈眩地傻了幾秒後才醒過來趕緊坐上車。


  「批踢踢又是什麼東西?」這年頭……年輕人的名堂還真多。


  「蛤?你不知道哦?回去再教你!」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