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時間:兩週。


  從交談到接吻:十分鐘。


  從接吻到做愛:一週。因為腳踝扭傷不可從事劇烈運動,不然……


  毛巍瀚的個性十分熱情,就像太陽那般的炙烈,又有著這年紀仍有的稚氣,大男孩的青春與活力在他身上表露無遺。孫微辛雖然比他年長了七歲,但相處時總是毛巍瀚主導著。


  「嗯…對,輕輕的……」


  毛巍瀚撫著孫微辛埋在他胯間的頭,輕聲稱讚。那跪坐在床邊努力吞吐含吮著想取悅他的模樣好可愛,讓他差點忍不住想射在他嘴裡。


  「唔,你好棒──」手指摩擦過含著自己的溼潤嘴唇,為他拂去滑過下巴即將滴下的體液,被取悅的快感令毛巍瀚呼吸變得急促。「小辛,夠了,夠了……」


  忍耐著將自己從他的口腔裡抽離,毛巍瀚一把將他拉上床從背後摟著親吻他的臉,伸手輕揉著他的乳尖,另一隻手滑過敏感的腰部包覆住他微微抬頭的器官輕輕摩擦……懷裡的人背抵在他胸前微弓著,壓抑住呻吟只敢喘息。


  「你…啊……我做得不好嗎?」


  「嗯?你說嘴巴嗎?」輕聲在他耳邊說話,他果然微微顫抖了,毛巍瀚滿意的笑著加重了手中摩擦的力道。「很棒啊,下次再幫我吧。」


  「……那、唔…為什麼不……」


  「你不喜歡啊。我不做你討厭的事。」


  聽見那樣的話,孫微辛整個人軟在毛巍瀚的懷裡,在愛撫下忍不住逸出低吟,只有腳趾因快感而仍倔強地蜷縮著。


  一開始誘惑孫微辛用嘴巴取悅自己時見他有些勉強,只當他害羞不敢,說了許多甜言蜜語才哄他張了嘴。生澀的模樣令毛巍瀚忍不住射在他嘴裡,直到看見他那忍耐的表情才意識到原來他討厭男人這樣發洩。


  毛巍瀚對孫微辛很任性,總是無度地需索著他的愛與耐性,但因為他喜歡這個大男孩所以百般縱容,先愛上的總是比較慘吧。不過毛巍瀚把少許的溫柔表現在最赤裸最甜蜜的地方,他會誘惑孫微辛在床上做盡各種羞恥的姿勢,但絕不強迫孫微辛做他自己討厭的事。


  「巍瀚…啊…一起……」


  「不好,我想要你先射一次。」


  輕輕啃咬著孫微辛的耳垂,揉捏著他的乳尖與性器,聽著他愈來愈壓抑的喘息聲,毛巍瀚覺得自己快忍不住了,好想把他弄哭……手上的動作愈來愈快且重,逼得孫微辛在他懷裡輕顫喘息呻吟……最後在毛巍瀚的手裡射了,身體軟軟地癱在他懷裡。


  摟著沈浸在餘韻裡的孫微辛親了幾口,毛巍瀚擦掉手中的體液後將潤滑劑倒在指頭上推進了他體內,指尖感受到些微抗拒。


  「小辛還沒有習慣啊……」毛巍瀚笑著擠了更多的膠狀液體在手裡,慢慢地一點一點開拓;另隻手滑過乳尖,握住了他剛發洩過的分身輕輕摩擦著讓他不那麼難過。


  孫微辛只能喘著氣,壓抑著身體被人摟在懷裡為所欲為地玩弄的羞怯感,忍耐地適應指頭推進身體裡的些微壓迫感。


  「小辛的上一個男朋友是多久以前的事?」輕輕動起埋在他體內的指頭,毛巍瀚故意在他耳邊低聲的問。


  「………」他不知是不適或害羞,只扭動了一下身體沒有回答。


  毛巍瀚喜歡在撩撥他的過程中和他聊些細碎的事,他的喜好、他的作息、他的想法……那種呻吟著斷斷續續回答的模樣好可愛。


  「你好像很不習慣呢,這裡──」故意動了動逐漸深入的手指,果然惹得他仰頭抽氣。「很不習慣?」


  毛巍瀚壞壞地笑了,低頭親吻仰著頭喘息的他,因仰頭而線條畢露的頸部和喘息時上下輕顫的喉結令人真想狠狠啃咬吮吻一番。


  「我…啊……上一個是……女、女朋友。」


  「什麼?」調情的動作瞬間凍結。毛巍瀚皺了眉。「女朋友?」


  「……嗯。」


  「你喜歡男的也喜歡女的?」


  「嗯……」


  「Shit!你是BI!?」*BIbi-sexual,雙性戀。)


  感覺到欺負他也給他快感的手停了下來,孫微辛垂下了眼。他知道,不管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最討厭遇上的就是他這種人。可是,既然對方問了,他一定會坦白的說。反正遲早要讓對方知道。


  「雙性戀不代表我沒有節操。」


  背對他被抱著,看不見他的表情,孫微辛不安的伸手撫著毛巍瀚凍結住的手,不敢回頭看他是什麼樣的神情,不知該怎麼求他繼續。


  毛巍瀚依舊沉默,孫微辛只好怯怯地轉頭輕吻他,那樣子很惹人憐愛,令毛巍瀚笑了。


  「說的也是,看你這麼生澀就知道了。」


  話落便伸手抬起孫微辛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他,啃咬吸吮著那柔軟的唇,舌頭探進他嘴裡翻攪勾纏,唇舌糾纏間磨擦吸吮的喳嘖聲噎滿孫微辛的咽喉,濃烈得令他暈眩。


  毛巍瀚收緊手指握住他的下巴不准他躲開,直到承載不下的津液沿著兩人交纏的唇間溢出、直到看他無法呼吸憋得臉紅時才放開他,讓他在自己懷裡像離水的魚般大口喘息。埋進他體內開拓的手指也略顯粗魯的抽插著,讓孫微辛忍不住輕顫逸出帶著泣音的呻吟。


  弄得他喘不過氣、呻吟、讓他在自己懷裡輕輕顫抖……毛巍瀚是故意的。


  孫微辛上一個情人居然是女人?他突然很火大。雖然搞不清楚自己為何不爽,但不爽其實也毋須任何理由。他現在只想把孫微辛按在身下、狠狠地把他弄哭又讓他爽得欲仙欲死到求他不要停!他要讓孫微辛知道能這樣對他又給他這種快樂的只有他,毛巍瀚!


  右手指頭在孫微辛身下抽插著刻意發出令人羞恥的聲響,左手指頭看似意興闌珊的撥弄著他的乳尖引他難耐地扭動,不知道該期待更粗暴的對待還是溫柔的憐惜……


  「巍瀚……」孫微辛伸手握住在胸前刻意挑逗得自己焦急不已的手指輕輕往下拉,比起胸口,下身灼熱昂揚的器官更需要對方愛撫。


  毛巍瀚偏偏甩掉他的手不顧那渴望被撫摸的地方,左手再度回到胸前輕擰著可憐的乳尖讓他忍不住叫出聲。


  「啊──」


  「想要我的手摸那裡嗎?」


  「…想……」


  「很想?」


  「很想,拜託你……」話裡帶著被欺負的可憐感,讓毛巍瀚更想把他弄哭了。


  笑著,如他所願地抽出在他小穴裡肆虐的手指改而襲上前頭火熱的分身搓揉著,猶沾著潤滑液體和他體液的指頭觸感溼黏溫熱,令孫微辛忍不住一顫。


  「啊……」


  在他胸前的手指把乳尖戲弄成楚楚可憐的顏色,彷彿再大力點就要滴出血來了……毛巍瀚改而將他轉身壓倒在床後俯下身輕舔啃咬著他,喉頭,鎖骨,胸前,最後是剛才欺負的乳尖,用舌頭描著它的形狀然後輕咬吮吻著,感覺孫微辛的胸膛激烈起伏,滿意地聽著他從鼻腔裡逸出的輕聲低吟轉成飽含著欲望的聲音。


  他身上敏感的地方與灼熱的器官都被心愛的人挑逗愛撫著,可是……剛才被玩弄的下身卻覺得空虛了,讓他忍不住摟著毛巍瀚、抬起腿勾著他焦躁地扭著腰。


  「嗯?你還想我怎麼樣?」放過孫微辛的上身,手掌滑過他敏感的大腿內側讓他再度輕顫喘息,毛巍瀚他在耳邊低語。


  「……來…」


  「什麼?」毛巍瀚壞心的撫過一縮一張地想要他的地方,故意裝作不知道。


  「……插進來…」


  那種被撩撥到想哭泣的渴求聲音,毛巍瀚最喜歡了。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