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慎入!
受到創傷我不負責…=v=

  隨著天氣漸漸變熱,莫禮竹發現陪在他身邊的梅愈來愈沒精神。


  本來會壓在他身上逗著他、最後搞得兩人……不,是一人一妖都在床上滾得氣喘連連的梅,最近變得安份許多。到了八月的酷暑,天氣熱到不行,梅就更沒精神了,連著好幾天安份的坐在莫禮竹身邊,讓莫禮竹舒舒服服的半躺著枕在他腿上、窩在沙發裡看著原本不喜歡看的電視。


  是因為炎夏到了,所以耐寒的梅就顯得病懨懨的?


  只要一想到自己居然對梅安份的舉動覺得失落,莫禮竹就惱羞成怒地忍不住在心裡臭罵梅。都是這妖怪,把自己搞得一天沒見到他就覺得不對勁,被他壓在下面居然還……


  臉紅的抬起頭瞪著閉眼看來有點疲態的梅,莫禮竹從枕著的腿上起身輕戳他的臉。


  「醒醒。」


  「嗯?」梅張開了眼,對他微笑著,笑得莫禮竹的心跳瞬間加快。


  「你……最近很沒精神。」


  梅愣了一下,似乎沒料想到莫禮竹會發現。略帶愧疚的說:「對不起,白天的太陽曬得我頭昏。」


  「真的是因為夏天到了啊?」


  「禮竹--」攬著他的腰、湊過去討好地輕吻著莫禮竹,梅輕聲在他耳邊說:「不好意思,最近沒什麼精神……」


  「你你你……你少來!我才沒那個意思!」莫禮竹臉紅推開靠在自己肩頭上的梅,本想繼續罵下去,沒想到梅居然被推了一下就倒在沙發上沒什麼動靜,嚇得他忘了這傢伙是扮豬吃老虎的能手、說不定又是假裝唬他的,立刻靠過去扶起梅道歉。


  「喂喂……對、對不起啦!你有沒有怎樣?」這妖怪怎麼禁不起推?


  梅順勢靠在他的肩上撒嬌。「我頭暈,你親我一下。」


  「唔……」只是親一下而已,不過份。莫禮竹說服著自己,輕啄了一下梅的唇。


  梅扯開嘴角對他笑了,瞬間勾走了他的理智。莫禮竹搞不懂剛剛自己在矜持什麼,立刻壓下頭狠狠地吻了梅,吸吮著他柔軟的唇舌和帶著特有淡香的津液,舔著他溫熱微甜的口腔內部,梅從兩人相貼的唇齒間逸出的輕吟讓莫禮竹更加把持不住地把他壓在沙發上激烈的啃吮著,直到兩人的唇都紅腫、快沒氣呼吸才不捨地喘著氣離開梅。


  「你……」舔了舔沾著兩人唾液的唇,莫禮竹因親吻而起了慾念,撫著梅的臉不知該掐他還是繼續親吻他。照這樣下去,待會又要被壓在下面翻雲覆雨了吧?可是該死的,他居然不排斥被壓在下面。


  出乎意料地,梅乖乖被按在沙發上,溫順的就著莫禮竹輕撫他臉頰的手摩娑著,絲毫沒有半點不安份的舉動。


  「禮竹--」梅微喘著開口,卻仍是撒嬌的口吻:「對面的柏笑我一到夏天就沒勁,他說他一年四季都很勇健……」


  帶著委屈的語氣像是極需安慰的孩子似的,但莫禮竹卻注意到話裡的另一層面。對面的柏?庭園裡另一頭的確有養一株不知是什麼品種的柏樹沒錯。等等!他家的花園是怎樣……妖怪聚集地嗎!?


  「什麼叫『對面的柏』?」驚訝的看著梅,莫禮竹隨即改口:「不不不,你不要告訴我,我不敢聽!」


  梅忍不住笑了。「禮竹,萬物皆有靈,沒什麼可怕的。」


  這種話好像是佈道場面才會說的吧?莫禮竹的背瞬間涼了起來。一個梅妖就已經很夠看了,還有「對面的柏」、「萬物皆有靈」?他家的花園是出了什麼問題?不要告訴他他曾經在庭園裡摘過的玫瑰花也是花妖,這樣他會害怕被報復!媽啊~


  知道莫禮竹正想著奇奇怪怪的事,梅笑著伸出手抱住他輕吻著,想移開他的注意力。但,不太成功--


  「喂,花園裡……很熱鬧?」莫禮竹還在想著這件事,怎麼想都很抖啊。


  「還不錯啦,大家都被養得頭好壯壯的,你請的園丁很好,很有愛心。」梅感覺很幸福的笑著,但這笑容一點都無法安慰莫禮竹。


  「我的媽呀~」他簡直想抱頭流淚,這樣他下次不敢穿越自家的庭院了啦!


  「禮竹……」梅在他耳邊輕吹了口氣,氣流旋過的輕柔勁道搔得莫禮竹忍不住輕顫,注意力終於再度集中回到他懷裡的美人。


  「我被你壓在下面耶。難道庭院裡那棵自戀的柏樹比較吸引你嗎?」一點點哀怨,還有現在因炎夏而有氣無力的虛弱模樣,再加上溼潤的眼睛眨啊眨地勾魂……看著被壓在自己身下露出不同以往風情的梅,莫禮竹感覺血都衝上腦門了。


  俯下身再把懷裡的梅狠狠親吻了一番,不安份地將手指伸進他衣內撫著觸感極佳的肌膚捨不得放開。因為懷裡的梅發出若有似無的低吟聲,於是莫禮竹最後被撩撥的激動到連他的衣物鈕扣都扯開了……梅乖乖任莫禮竹扒開自己的衣物饑渴地啃吮著、留下一片片淡紅,不像往常般勾起莫禮竹的情慾後就翻身回壓。


  連沈溺在美麗軀體裡的莫禮竹都察覺到不尋常,按捺住想直接把他剝個精光的衝動抬頭看他。只見梅溼潤的眼瞇著,微喘著,看來卻有些疲憊。


  「你怎麼了?」這傢伙之前都很有精力捉弄他的,今天真的反常了。


  「禮竹,我好熱……」


  梅氣若游絲地說出這種話,令莫禮竹瞬間想歪、鼻血都快噴出來了,但見他臉色蒼白的模樣,理智馬上回來了。


  「我、我把冷氣調低一點?」不知如何是好的拂開梅額前的髮為他搧著風,只能提出這種方法。


  梅卻苦笑了,「禮竹……我的本體在外面,屋裡的冷氣開愈強,外頭就愈熱。」


  「啊?那我把冷氣關掉!」沒想到自己圖的涼爽卻造成對方的負擔,莫禮竹掙扎起身離開梅誘人的身體,按掉了搖控器上的開關、把窗戶打開,迫不及待的再回到他的身邊。


  看著這一切而有點感動的梅,湊上去親吻著莫禮竹,重新勾起他滿腹的火熱。


  「喂,我想--」莫禮竹蹭了蹭抱在懷裡的人,睡褲裡被挑起的慾望輕觸到梅柔膩的腹部,感覺真是磨人。好想再進一步……


  「嗯……」瞇著眼,梅舔了舔唇,讓莫禮竹因這舉動而更燥熱、不耐地輕輕頂了頂自己,梅忍不住笑了,伸手抓住他繃緊的睡褲微微往下拉了一點,微笑著說:「你來吧。」


  愣了一下後才明白這個邀約,莫禮竹不敢置信的看著安份躺在他懷裡的妖怪。平常總愛把他壓在下面的梅,現在要乖乖任他擺佈?


  「我沒力了。是你的話,讓我更熱一點沒關係……」勾著他的脖子,喘著氣在他耳邊輕喃,梅故意火上加油。


  莫禮竹在這句話後失去理智。


 


◆◆


 


  香味,呻吟,肉體結合時的細微聲響……都在這空間裡盪漾開來。


  隨著性事愈發狂野,梅身上的香味就愈醉人。醉在勾魂的香氣中,莫禮竹在梅白晢的背上留下了啃吮的痕跡並且樂此不疲,被翻身壓在沙發上因見不到他而不安騷動的梅逸出淒豔低吟,刺激得操弄他的人失控地激烈搖晃,逼得他發出更無助更情色的呻吟……


  莫禮竹完全沈溺在梅的身體裡。他的氣味醉人,白晢柔膩如花瓣的肌膚令人捨不得移開手,就連被侵犯的柔軟地方也著實地令人銷魂,似乎是配合著他的抽送而微微開合吞吮……就算怎麼粗暴的對他,梅也只是喘著氣承受,輕哼著誘人的低吟、聲聲句句地叫著「禮竹、禮竹……」討好壓在他背上的人。莫禮竹完全失去理智,火熱的腦袋裡只有這副美麗的軀體。


  直到最後一次射在他溼熱緊緻的身體裡再也沒精力折磨他、趴在他的身體上意猶未盡地輕撫著、等著激烈的吸呼平緩時,莫禮竹才發現梅有異狀--


  靜靜的,一動也不動的半躺臥在他懷裡,閉著眼不知是睡了還是昏了。


  「梅?梅……?」大姆指輕撫他的臉,卻喚不醒他,莫禮竹開始慌了。呆了一會兒後才想起應該要讓蜷縮在他懷裡的梅平躺才是,於是手忙腳亂的讓他躺平在特製的大沙發上。然後呢?然後呢?妖怪昏倒該怎麼辦?


  在他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反覆摸著梅的額頭時,梅逸出呻吟睜開了眼。


  「哇--你醒了!有沒有怎樣?」以往都精神奕奕地捉弄他的梅今天實在太反常了,難道他是被太陽曬到中暑了嗎?


  「想喝水……」


  「我我我馬上去倒!」莫禮竹立刻跳起來衝去倒水,還腿軟的拐了一下。縱慾過度啊。


  連灌了好幾杯水後梅看來才比較有精神,對蹲在沙發旁一臉擔心地望著他的人笑了笑,彎身拾起散落一地的衣物打算為他穿上。


  「欸…你有沒有好一點?」莫禮竹摸了摸梅冰冷的臉頰,總覺得自己被這反常的妖怪給嚇到了。妖怪也是會昏倒的啊?


  梅笑著點了點頭,拉他坐在沙發上,跪著為他穿上了內褲,但莫禮竹掙扎著不太配合,想把梅也拉上沙發坐著。都什麼時候了還管他衣服有沒有穿好?待會又昏倒怎麼辦?


  「你你你坐啦!」硬是把人……不,把妖怪拖回沙發壓著,莫禮竹受不了的碎碎唸:「拜託你,等一下又昏倒怎麼辦?我不會急救昏倒的妖怪耶!你好歹也乖一點,衣服不穿又不會怎樣,幹嘛--」


  梅用嘴堵住那一長串的雜唸。然後樂見對方把這單純的動作漫延成幾番輾轉吸吮、舌勾著舌的溼熱親吻,直到莫禮竹喘不過氣地放開自己。


  「你、你這梅妖……」喘著氣、戀戀不捨的啄著梅的唇,莫禮竹覺得自己的慾念似乎又被挑起了,該死……


  「就說了我不是妖。」梅笑著承受他的親吻和開始別有用意的撫摸,還是不放棄的為他套上睡衣。「穿上吧,就算是夏天也是會著涼的。」


  「熱死了,哪裡會冷到啊。」低下頭細碎地啃咬著梅的脖子,冰涼涼的好舒服。


  「呵呵,還是你想待會又要脫掉所以不想穿了?」


  「唔--」因為這句話而抬頭看著梅,莫禮竹突然停下輕撫的動作。梅的身體摸起來居然是冰的,雖然這炎熱的天氣裡把手貼在上面感覺很舒服,但愈想愈不對。他忘了,這個擔心他著涼的妖怪剛剛才被他搞到失去意識……


  「怎麼了?」完成了把衣服穿回他身上的任務,梅發現原本蠢蠢欲動的人停下不安份的手呆呆地盯著自己看。


  莫禮竹發現……愈看梅,愈想他對自己的樣子,好像就愈離不開他了。


  仔細想來才發現剛才是自己第一次為梅倒水、為對方做了點事。以往都是他對梅頤指氣使,總覺得在床上吃了虧所以梅乖順地回應他的要求是理所當然的事。似乎今天從梅的身上嚐到了點甜頭才開始關心他、對他好……不像梅,總是一心一意的眼裡只有自己,雖然有時會在床上捉弄他、總是壓著他,但……莫禮竹回想起來,就會發現這妖怪對他極好。極度的……溺愛。


  收回手握緊成拳,莫禮竹不知該如何是好。察覺到太多的情愫浮現在眼前,他不知該用什麼姿態面對。


  「怎麼了?不繼續?」軟軟的語調,很能激起人衝動的慾念。


  莫禮竹不知該拿這個梅妖怎麼辦,也不知心頭一直湧出莫名情感的自己該怎麼辦,只能趴在梅的身上緊抱著他。「繼續?還繼續啊?等等你又昏倒了。沒看過像你這麼不濟的妖怪……」


  枕著的胸口上下起伏,似乎是笑了。


  「是你太狠了吧,第一次時我有這樣對你嗎?」


  「…………」無法回話,直接跳過。「你、你不要講這個!你是被太陽曬到頭昏嗎?」


  「嗯,是啊。」而且又操勞過度。不過這句話還是不要出口好了,免得身上抱著他的人臉紅然後惱羞成怒的噴火,他現下可真沒心力哄了。


  「傍晚以後的陽明山很涼了,沒有好一點?」莫禮竹打了個呵欠,枕在梅身上的感覺好好,突然覺得睏了。


  「可是我已經被太陽曬了一天了……」光講到太陽這個詞他就覺得頭暈了。


  「啊?那……那我幫你蓋個遮陽棚?」莫禮竹很認真的開始考慮,他可不希望炎夏把他的梅給整死了。


  「遮陽棚?」什麼鬼東西?梅微微的皺起了眉。「不要,好丟臉。」


  「有什麼好丟臉的?」


  「會被對面的柏笑。」


  「………」不說他還忘了,花園裡……


  「不過謝謝你,我好感動。」


  「感動?」


  「嗯,禮竹對我好,我都會很開心。剛才的水也是,冷氣也是。」


  莫禮竹抬起頭,看著梅微笑著感覺好甜的臉,沉默了,心頭彷彿被鈍器敲了一下的微微泛疼。對他好?才只是這樣而已,還不及他對他的一半吧……


  「我覺得……如果你是女人,一定很容易被壞人的甜言蜜語騙得失身。」不知道為什麼,莫禮竹就是這麼覺得。這個笨妖怪,雖然扮豬吃老虎的功力夠高深,但真是容易滿足到令人擔心。若是有別人對他好,他是不是也會這樣死心塌地的回對?一想到此,莫禮竹的心就酸了起來,莫名的想發怒。


  「我已經失身了,幸好你不是壞人。」不知對方莫名其妙的想法,梅的笑容扯得更大了,別有含意的笑臉讓人看了忍不住臉紅。


  莫禮竹的臉果真立刻紅透了,這妖怪真不害臊!被這麼一激,都忘了剛才內心裡無理取鬧的怒氣了。無言的倒回梅的身上,把發熱的臉貼在他微涼的肩頭,梅回攬著他感覺好親暱,舒服地令莫禮竹昏昏欲睡。


  「想睡就睡吧,你也累了。」低沉醉人的嗓音從頂上傳來,更讓眼睛睜不開了。


  「可是--」莫禮竹掙扎著,想起自己剛剛發洩在他的身體裡而覺得不安:「你、你要不要清理一下……」


  「沒關係,睡吧,你忘了我可是妖怪呢。」梅笑著輕撫他的後腦,把他更往夢鄉裡帶了。


  「我……我好期待冬天來。」意識模糊了,但還是眷戀著和梅一來一往這樣的閒聊,他口齒不清的說著。


  「怎麼說?」


  「嗯--」因為他不想再看到梅病懨懨的樣子,會跟著覺得不舒服,但……這話說不出口。「我好期待你開花。」


  「真的?」梅笑著,輕吻了他枕在自己肩上的額頭,良久都不見莫禮竹回話,才知他已睡著了。


  「這麼期待我開花啊?呵……」


 


  那年冬天的梅花開得特別清麗。也許是熬過了炎夏,也許是回應著某人的期待吧,在寒冬中傲然怒放的姿態令人捨不得移開目光。


 


  不過說到開花嘛──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