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者勿入。


 


 

  走出浴室時鄭衡亞還在想該說些什麼,只見談威笑著說:「明天四點半起床。」接著就進了浴室。

   他們都覺得自己說的話沒錯,所以兩人都不太想為了圓場而道歉,好吧,那就都不要道歉,於是就這麼沉默地渡過了一晚。

   一覺醒來後鄭衡亞就忘了昨天的情緒,照樣用平常的態度面對談威;而比起獻殷勤意圖討人歡心,談威覺得表現出自己好的一面讓對方喜歡上他還比較實際,於是工作就加倍的用心。

   鄭衡亞見到溫俞東時還有些尷尬,但其實對方根本沒時間理他這個小助理,他這才放心地鬆了口氣。

   經過昨天短暫的拍攝工作,雖然位置偏遠但還是有人知道了「梁承蔚」在這裡拍戲,一群粉絲和單純看熱鬧的民眾聚集在一旁觀看也為這清冷的海岸帶來另一種不同的景象。

   整天拍攝下來非常順利,為了彌補前一天失蹤了半天,談威還多拍了幾幕訪談,每一個畫面都值得剪進幕後花絮裡讓劇組做宣傳,他還在鏡頭前狀似無意地稱讚導演的才華與謝謝工作人員的照顧。鄭衡亞不得不讚嘆他真的很厲害,難怪這麼討人喜歡。

   下午談威即將拍完全部海邊的場景時,遠遠的沙灘旁出現了騷動和尖叫,鄭衡亞本以為是追星的粉絲,和另一個工作人員往前走了幾步想擋住以經驗看來等一下就會興奮地直衝而來的人,但仔細一聽,騷動其實是呼救──

   「有人溺水了!」

   「打一一○啊!」

   「是打一一九吧!?」

   鄭衡亞心頭一驚,這才發現遠遠的浪裡有個人載浮載沉。

   這種有些偏遠的海岸邊原本就不是海水浴場,會來玩水的只有附近的居民或聞風來看明星的遊客,自然不會有救生員。就算等到消防隊來了以後,那個人大概也不知道沉到哪裡去了。

   擁有救生員資格的鄭衡亞自然無法漠視眼前情況,他轉頭望了一眼正看著自己、似乎想警告他不要輕舉妄動的談威,指了指海裡的那人後就衝過去了。

   「打一一九!不要隨便下海!」

   他一邊喝止一旁想救人卻不知有沒有受過救生訓練的年輕大學生下海,一邊脫掉自己的衣服、抓了一旁路人甲手裡的浮板衝進海裡。該死的牛仔褲下了水會妨礙行動,他只能連褲子也脫了。

   「鄭衡亞!」

   談威臉色大變,不顧導演還沒喊卡就離開了拍攝範圍。這個笨蛋到底在想什麼?他知道他曾經是游泳教練,想必也有救生員資格,所以別人不能隨便下海他就可以?

   望著猶如蛟龍般迅速游向溺水者的鄭衡亞,談威覺得整顆心都揪在一起了。

   起伏的波浪間,兩個人影瞬間只剩鄭衡亞一個,而且沉下去的那個再也沒有見他浮上來過。

   沙灘上的人驚嚇不已,有人還哭了,連導演都無心工作,緊張地問著旁人到底打一一九了沒?

   鄭衡亞的身影在海中顯得如此渺小,再諳水性又如何?一個不小心還不是會栽在詭譎的海裡?更何況海裡還有一個在掙扎的人,他很有可能會被纏抱著脫不了身而兩人一起溺水。岸邊的人們這才了解不可以隨便下海的道理為何。

   一個人在眼前活生生的掙扎然後不見了,另一個人搏命地在波浪間潛找……這畫面實在讓人煎熬,目睹此景的人再也不敢離岸邊太遠。

   過了短暫又漫長的幾分鐘,鄭衡亞似乎把人從海裡拖上來了,拉著浮板慢慢游回來時兩個人的影像愈來愈清晰,沙灘上爆出了歡呼與嚎啕大哭的聲音。

   年輕的男人們都儘量往海裡站在不滅頂的地方,接過了溺水昏迷的青年抬著往沙灘走,有人分別遞上了大毛巾裹住大男孩與鄭衡亞,還有人哭著向他道謝。

   他下水前脫光了外衣,所以上岸時就是一副僅穿著內褲的狼狽模樣,但他什麼都顧不了,一邊喘著氣一邊查看被放在沙灘上的大男孩,只問了句:「一一九打了沒!?」

   「打了!」的回答聲此起彼落,才讓人稍稍穩定了心神。

   昏迷的大男孩真的沒了氣,但鄭衡亞摸到他仍有脈搏,將他側翻過身清除了口中的阻塞物後立刻為他做人工呼吸,不久後救護車和消防車也到了,現場一片混亂。

   有人訴說整個狀況、有人哀求救護人員一定要救醒溺水的大男孩,有人於事無補地在一旁抱怨他們來得太慢……

   教護人員立刻接手處理溺水的青年,鄭衡亞疲累地喘著氣,只能說出「他還有脈博!」這句話。

   急速的游泳、潛水搜索、拖救溺者與施行人工呼吸,再加上害怕一條人命隨時會消失在他眼前的緊張,瞬間耗費掉他太多體力,鄭衡亞把大男孩交給救護人員、目送他們上了救護車後就整個人癱坐在沙灘上,覺得全身僅剩的力氣只夠他抹掉臉上殘留的海水然後不停地喘氣。

   接著他感到手臂的疼痛,一抬頭竟是談威怒氣沖沖的臉。

   談威一手抓著他下海前脫掉的衣物,一手拉緊了他身上蓋的大毛巾後把他從地上拖了起來,粗暴的力道讓他非常明白談威很火大的事實。

   大概是在氣他居然毫不考慮地就跳進海裡吧。

   鄭衡亞一邊覺得自己無辜,一邊又有些愧疚。

   見了談威的表情就知道他剛剛有多提心吊膽,撇開為了救人不談,離開工作崗位連帶影響到談威的工作進度就不太對了,他還讓人如此擔心。

   「對不起啦……」

   「閉嘴。」談威低聲吐出這兩個字,看來他的怒意不輕。

   把鄭衡亞連同衣物一起丟回劇組的工作區裡立刻就有一群工作人員湧上,有人拿了大毛巾為他擦乾頭髮和身體、有人為他遞上溫水,鄭衡亞這才意識到自己身上只著了一件內褲,臉頰立刻燒紅又遮遮掩掩地想撈回衣服找個地方穿上,沒想到一旁的女性工作人員竟開口稱讚他:

   「阿亞你好帥哦!」

   「真的很帥!」

   要不是他是「梁承蔚」的私人助理,想必連他叫什麼名字都沒人知道,沒想到現在居然得到了英雄式的崇拜?

   鄭衡亞困窘地不知該作何回答,只想趕快穿回自己的衣服,偏偏周圍都沒有能逃跑的空隙。

   其實他剛才的模樣真的好看,凌亂又濕漉漉的頭髮看來有些野性,平常很溫和的眼睛為了救人而散發著剛毅果決的氣魄,最重要的是脫了衣服而顯露出來的身材精瘦柔軔,看來有力道卻不誇張得讓人反感,配上剛才的英勇善舉,就算只著內褲也不會讓人覺得猥褻……只能說這塊璞玉真叫人眼睛一亮。

   談威冷冷地看著女性工作人員、甚至是一旁看熱鬧的路人都用近乎愛慕的眼光望著鄭衡亞,他就更加的不悅。

   他明白一條人命在眼前,任何人都不可能漠視,可是鄭衡亞那不加思索就往海裡衝的行為實在是太可怕了,教他如何不火大?

   是因為他父母都已過世、沒有需要為了對方而好好保重自己的人了,所以才如此無所畏忌嗎?

   他也不想想當游泳教練是多久前的事了?那些在水裡求生的本領他還保有幾成?居然敢這樣衝進海裡?

   談威心裡又氣又疼,旁人往鄭衡亞身上投射而來的驚豔、崇拜甚至愛慕更是激起了他莫名的佔有慾,他拿起一條大毛巾再度把鄭衡亞裹了個密不通風,轉頭微笑著對大家說:

   「阿亞也累了,讓他先回旅館找個房間沖個身體、換衣服休息一下吧?」

   「啊啊~說得對!阿亞好好休息吧!」

   「你要不要喝熱湯?我去幫你買!」

   關心的話語此起彼落,讓鄭衡亞又感激又覺得不好意思,而感受到一旁談威身上散發出的莫名怒意後他更加不知該如何是好,幸虧華哥出聲解救他。

   「我開車帶阿亞回旅館吧,你們繼續。」

   原本談威對於自己無法跟在一旁而有些不滿,但看看周圍後認為華哥這麼說也好──快點把他帶離這裡!

   劇組的製作非常熱情地對華哥說出自己的房間號碼,請原本預定只待一晚所以早已退房的他們使用工作人員的房間即可。

   不曾受過這樣對待的鄭衡亞只能靦腆地一直道謝,殊不知這模樣更討人喜歡、又吸引了更多的目光,惹得談威更火大的在內心裡大吼:

   「快滾──離開這群女人和男人!」

 

 

    ◎

 

 

  據說那個年輕的大男孩順利地救回來了,不過鄭衡亞聞言也不敢太明顯地流露出欣喜之意──因為他感覺到談威真的對他跳進海裡這件事很不高興。

   直到太陽西下,談威結束拍攝行程回來後看他的眼神仍是餘怒未消,他就知道皮要繃緊一點了。

   談威抓痛他的那瞬間真的嚇到他了,他從沒在這個人的臉上見過如此明顯的怒氣,就算是演出來的也沒有,於是他才知道談威有多關心他……真是讓他又感動又害怕。

   更教他害怕的是,導演居然來拜託他客串戲裡的一角,劇組臨時想加一場戲,想請他飾演一個勸導不領情的民眾不要戲水、最後還要跳入海中救人的救生員。

   導演大概是有感於每年總是會發生那麼多溺水死亡的意外,而且今天真的親眼目睹到生死一瞬間的震撼吧?

   這本意是很好,可是鄭衡亞只是為難地看著導演,又看看談威和華哥……

   他不是一個在鏡頭前還能舉止自在的人,看別人拍電影很有趣,但不等於他也想加入。

   導演這麼有誠意、出發點又如此良好,鄭衡亞怎麼也說不出拒絕的話;再說要是推辭的話,不知是否會讓談威很為難?

   「呃我……」

   「大概就半天嘛,只有兩句台詞,然後穿泳褲游個泳。場地我們保證安全,而且會請救生員在一旁待命,好不好?」

   既然如此你請個猛男就好啦,穿緊身泳褲的畫面還比較好看……

   鄭衡亞無助地看著談威,就盼他給個暗示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阿亞在鏡頭前會害羞,對吧?」

   談威氣歸氣,但看他向他投射求救的目光時還是伸出了援手。

   「嗯,對啊,我不是那塊料!所以張導要不要考慮直接找救生員或義消來客串?消防隊應該很樂意在媒體上散播要民眾注意安全的訊息。」

   順著話尾接上的鄭衡亞一臉感激地望著談威,那像小動物一樣的眼神讓談威楞了一下,覺得他真是狠狠的栽了──

   這個人讓他掛心,讓他氣得無法掩飾怒意,讓他再度感受到許久不曾有過的醋意;而現在他只看了他一眼,就那個眼神竟讓他心跳加速、莫名地覺得甜蜜……

   算他狠,他只能認栽了。

 

 

    ◎

 

   在海灘發生的事情傳出去後,沒幾天娛樂新聞裡就出現了「助理英勇,梁承蔚濕身耍性感也不敵」這種亂七八糟的標題了。

   報導內容描寫梁承蔚的私人助理在沒有救生員值守的海邊隻身與大海搏鬥,救回一位差點溺斃的大學生。報導中還把那位「私人助理」寫得猶如救難電影裡的主角一樣神勇帥氣,說那天在沙灘上女性們爭相詢問、想搭訕的熱門指數就連人氣男星梁承蔚也不敵……

   因為報導寫的對象似乎正是他,所以鄭衡亞完全笑不出來。

   說「似乎」是因為這實在誇張到讓鄭衡亞懷疑報導裡指的根本不是自己,這個經驗讓他深刻體會到,娛樂新聞果然是看看就好的東西。

   難怪經紀公司的宣傳把報紙遞給他看時,那表情是說不上的古怪。

   無奈的嘆了口氣,鄭衡亞抱著談威請他去買的零食走上電視台裡的逃生梯,反正談威不急著要吃,而且他身邊有那麼多人照顧也不缺他一個,就慢慢的爬樓梯當運動也好。

   爬到了七樓後,他走向談威正在錄影的棚內時被一個人擋了下來。

   「欸,你是阿亞嗎?」

   「嗯?我是啊……」

   「我是○報的小華啦,聽說你那天救了一個大學生哦?」

   「呃……救醒他的應該是醫護人員吧。」

   「你好謙虛哦,是因為小蔚他不喜歡底下的人出風頭嗎?」

   「什麼?」

   鄭衡亞不禁露出錯愕的表情。從這個人剛剛開口的第一句話就知道他大概是記者,而且這種問題尖銳又白目的記者其實他也看過不少了,只是他從來就不是記者的主要目標。

   突然自己變成問題的主角,鄭衡亞一時間還真無法反應。

   「真的是這樣噢?」

   「不是啦!」

   「聽說張導有要請你客串,小蔚幫你回答說你不會演戲?」

   「呃……不是這樣的吧……」

   他講的聽起來沒錯,可是他預設的立場絕對錯了!

   對於這種提問鄭衡亞不知該如何是好。之前華哥教他只要有記者對「梁承蔚」提問了不妥的問題,他都可以不客氣地直接打斷。態度不需要兇,只要堅持重複「我們不接受訪問,謝謝!」即可──鄭衡亞很愛用這招來對付讓他覺得不舒服的記者。

   可是以前都是為了談威而擋下的,現在發生在自己身上時他不曉得該怎麼辦?要是直接走人,記者誤以為真而寫了「梁承蔚器量狹小,不容助理出名」這種莫虛有的報導不就糟了?

   快速地走著還是甩不掉這位小華先生,還有另一位身份不明的女性也一起加入這場「閒聊」,鄭衡亞不禁急了。救命哪~來個人救他啊!

   「你之前是救生員嗎?」

   「我是有當過救生員沒錯。」

   「那天都沒有人幫你嗎?整個劇組不是都在那邊工作?而且還有很多遊客不是嗎?結果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下水?」

   「是我不准他們下去的。」講到救生這部份,鄭衡亞才願意停下腳步解釋:

   「見義勇為是很好,可是基本上要是離岸邊太遠的話,我不建議沒有受過救生訓練的民眾直接下水救人。因為溺水的人在掙扎時力氣都很大,而且水裡狀況很多,你們不是常聽到有人為了救人反而溺死的嗎?正因為牽扯到人命,所以更要量力而為不可以衝動,如果你想要下『旁人見死不救』這種評語的話,請你收回。」

   兩位記者因他嚴肅的表情而楞住時,談威正好出現了。

   「在聊什麼?」

   談威將手搭在他肩上,笑著這麼說。

   「小蔚,你的助理長得不錯啊,怎麼不支持人家去客串咧?」

   「是我沒興趣啦!」

   鄭衡亞急急地說,話一脫口就覺得自己失言了。

   這部電影的戲份談威還沒拍完,將來大家都還遇得到,他居然對不相關的人說「沒興趣」,對劇組來說似乎有些失禮了。

   談威笑著拍了拍他的肩對兩位記者說:

   「他露得比我多,當然不行。」

   「哈哈,是哦?」

   「對啊,導演希望他穿泳褲入鏡耶,這麼小的泳褲哦~」

   見他笑著伸手比了個小小的三角形、和記者閒扯,鄭衡亞這才鬆了口氣。說沒幾句,節目的製作來找人了,談威就笑著和他們道再見順利脫身。

   鄭衡亞低聲地說:「謝謝……」

   「不喜歡的話直接說你沒必要接受採訪就好了,反正那些記者也不能拿你怎麼樣,他們要新聞自然會來找我。」

   一邊笑著和擦身而過的工作人員打招呼,談威一邊小聲地對他說。

   「可是……這樣對你不好吧?」

   「哪裡不好?他們本來就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才對。」

   看似自戀的一句話,實則隱藏了「有事我擋著」的體貼。鄭衡亞笑了,覺得有些感動。

   他不由得想著談威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關心他了?

   倒也不是說談威無情,只是鄭衡亞明白這個人性情向來有些冷淡,他為人是有禮貌,但對旁人其實並不太主動關懷。沒想到今天談威這麼待他,倒是讓他有些驚訝了。

   他又想起那天在沙灘上談威生氣的臉,這才意識到談威對他的態度真的變了。

   從一開始的公事公辦到現在顯而易見的在意與關懷……

   果然相處久了還是會有感情的啊,就算是若即若離的高傲貓咪也是會偶爾來蹭幾下的。

   ──鄭衡亞不知道自己下的結論其實不怎麼正確。

  

    ◎

 

 

  比起鄭衡亞的遲鈍,談威倒是很快就發現自己的策略對這個人根本完全沒效。

   就算展現出再魅惑的樣貌讓他見了會心跳加速又臉紅、拚命努力工作讓他認為「認真的男人最帥了」而流露出崇拜的眼神……但他仍就是那副樣子。

   當他是朋友、不曾妄想過其它可能的樣子。

   談威不禁有些挫敗,他想起自己要是開始真在意起一個人,可是會非常狂熱的;以前談戀愛時也是,雖然說不上判若兩人,但他甘願會為對方做盡各種事……

   他沒辦法控制自己愈來愈在意鄭衡亞,但也擔心自己對於鄭衡亞的在意會不會變成「愈是得不到,愈是想要」的心態?

   那位張導還沒放棄說服鄭衡亞來客串,談威每次一到片場總免不了又上演一段拉鋸戰;雖然想看鄭衡亞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有趣表情,可談威也不願見他這樣為難,總還是會出聲幫他。

   每每鄭衡亞回以感激的眼神時,談威總覺得自己好像被這個天然呆的傢伙給耍著玩似的。

   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照樣過日子的鄭衡亞,他還真想捉弄他來平衡一下自己最近的鬱悶。

   將近凌晨一點時,兩個人回到談威居住的大樓。

   把車停進地下停車場後,鄭衡亞習慣會陪著談威走到電梯前見電梯開門後再騎著自己的機車離開;而談威最近都會找些話題和他閒聊別的事,不再只是談公事了。

   可是這天談威下車時只和鄭衡亞確認明天來接他的時間,然後就道再見、直接進電梯上樓了。

   習慣了兩人閒聊幾句才離開後,這樣的冷淡的確讓鄭衡亞楞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用平常的口氣向對方說再見然後轉頭離開,氣悶的反而是談威了。

   其實他只是認為談威個性本來就如此,態度突然又轉冷可能是因為今天也累了吧?

   金馬獎的入圍名單揭曉了,談威去年參與演出的國片票房還不錯,本以為非常有希望被提名最佳男主角的,結果卻跌破眾人眼鏡,那部片入圍了許多提名,但獨獨就是沒有最佳男主角這項。

   媒體說「梁承蔚」今年運勢真不好,金鐘金馬雙重槓龜,有些記者下筆行文間還不忘拿他那「英勇的私人助理」出來消遣他,說他做人要大器些,應該要提拔後進才是、別阻礙人家客串電影,這樣說不定運勢會轉好一點。

   鄭衡亞見到這報導真是有說不出的憤怒,他什麼時候變成想踏進演藝圈的「後進」了?談威明明是幫他擋掉了他不知該如何拒絕的事,為什麼要被這樣誤解?

   沒想到談威只是笑著淡淡地說:「我以為他們會寫得更有創意一點,只有這樣?」

   這兩天受訪時他也回答了不少相關的問題,還有粉絲守在電視台門口對他大喊「小蔚沒關係!我們永遠愛你!」──這情形,就算原本不介意的也會覺得有點糗吧?

   想必談威是累了,鄭衡亞只希望他好好休息並未多想;況且他本來個性就有些冷淡,要是突然變得熱情才教人吃驚呢。

   而那一頭的談威,因為自己耍脾氣卻絲毫見不到對方有所反應的行為而更加覺得挫敗。

   到底要做些什麼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力呢?

   談威為了他當初認為很無聊、應該很快就會沒興趣的人而認真思索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