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者勿入。


 

 

 


  日子果然是照舊地過,談威不知該說是鄭衡亞的個性太好懂,還是該大言不慚地說自己聰明料對了──

  鄭衡亞果真還是那副呆呆的模樣繼續工作著,每天來載他開始一天的行程,然後用同樣的態度面對工作。

  這段期間經紀公司和唱片公司為了慶祝他的第一張專輯賣量極佳,一起為「梁承蔚」辦了慶功記者會;私下的慶功宴也不少,不過因為每天的行程都很滿所以大家喝酒倒還節制,只是工作人員聚在一起時氣氛非常輕鬆,也都以這個團隊及梁承蔚為榮。

  鄭衡亞也是,他知道談威付出了多少,見他得到應得的成果是真心地為他感到高興。每個慶功宴上他仍謹守本份,因為還要開車載談威回家所以滴酒不沾,當別人羨慕他跟對人時則笑著說「真是榮幸」……

  對於談威,鄭衡亞似乎真的沒有妄想過既然兩人的性向一致,也許哪天能有個激情美好的夜晚。

  他看談威的眼神依然乾淨,只是當談威刻意對他放電時,即使已經跟在這個明星身邊有些久了,他還是會有些害羞。

  不過鄭衡亞似乎很少再偷偷地欣賞那些男星和模特兒了,可能是害怕再被人發現吧。

  也好,不然每次看到他的視線放在別的男人身上,不知怎的談威就會莫名地浮躁,接著意識到居然因此而感到浮躁後談威就會更加火大,然後找機會戲弄鄭衡亞出氣。

  談威的新戲播出後極受好評,而且討論愈來愈熱烈,所以即使新戲及專輯已經上了一陣子了,但通告卻沒減少過,每天的行程仍在接受各種媒體、廣播以及電視節目訪談,上綜藝節目、出席簽唱會,還要抽空拍廣告、型錄及電影中渡過。

  聽華哥說今年因為「梁承蔚」並未入圍電視金鐘獎,所以行程還比去年少了些。

  鄭衡亞不知該慶幸還是為談威覺得可惜?這陣子在跑宣傳接受訪問時,有的主持人還會狀似同情或為他不受評審青睞而覺得可惜,但最終還不是都會提出「你會不會認為評審沒眼光啊?」這種節目效果十足的銳利問題。

  即使再怎麼沒神經,鄭衡亞也有點厭煩這種活像鬼打牆的行程了。談威真的都不嫌膩嗎?

  幸好這幾天還有拍電影的行程,不至於讓鄭衡亞真的對這工作感到不耐。

  為了拍電影,即使宣傳行程再怎麼密集談威也硬是抽出了時間,還好目前這部電影只是客串,只要把他會出現的幾個場景集中拍攝即可,大概再幾天就能拍完了。

  場景中有幾幕是在海邊拍攝,這天就是先拍海邊的幾場戲,鄭衡亞一大早開著公司的保姆車載著談威、經紀人以及幾個工作人員往目的地出發時,後座的大夥兒都還在呼呼大睡呢。

  劇組為了避開人潮所以選的位置稍為偏遠,再加上早晨的清冷,一片無人的沙灘極度適合拍戲。一到目的地後大家都開始忙了起來,鄭衡亞反而沒事了,只能在一旁悠閒地準備茶飲、再把帶來的大毛巾備在一旁,讓待會要為戲泡在海裡的談威起來後可以披在身上防風。

  望著眼前忙碌的大夥兒和無際的大海,鄭衡亞想起了自己曾經去過的那些海邊;砂岸的、岩岸的,熱鬧的、清幽的……結論當然還是台東和蘭嶼的好。

  不曉得和談威今年春天在台東一起看的那片海,在他腦中留下什麼記憶?希望他也覺得自己喜歡的地方很美。

  鄭衡亞一邊準備著待會要給談威用的東西,一邊忍不住做起了白日夢,盼望談威給他的優渥薪水存了幾年後,能讓他在台東買一塊地快樂的種田啊~

  

    ◎

 

  沒想到預定一天要拍攝完海灘場景的行程,卻被一通談威的私人電話給打亂了。

  鄭衡亞把剛才有來電的手機交給拍完了一幕的談威,他的表情在看到來電號碼後瞬間冷峻了起來,通了電話後向劇組再三道歉說突然有些事必須離開,接著匆匆抓著鄭衡亞開車載他走了。

  當鄭衡亞聽他的指示,開了兩個小時的車來到山上門禁森嚴的豪華別墅區、通過了層層的警衛詢問時,鄭衡亞才驚覺談威的家庭背景原來也許不簡單。

  不過鄭衡亞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更何況還感受到了一旁的談威身上散發出來的莫名寒意,於是連「原來你家背景雄厚啊?」這種廢話也沒多說,一路上很沉默地將談威載到了指定的地點。

  「謝謝。你先回去吧,我會再打給你,到時再麻煩你來接我。」

  談威只丟下這句話就下車了。

  接著是華哥打電話來氣急敗壞地問鄭衡亞到底把談威載到了什麼地方?為什麼談威的手機怎麼打都沒人接?

  談威很敬業,即使因人氣甚高而有能遲到耍大牌的本錢,但他向來只有早到、從來沒有像這樣道了歉後就消失不見的紀錄。

  鄭衡亞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支支吾吾地說:「好、好像是他家吧……」

  因為警衛稱呼他「談先生」,而不是大家認識的「梁承蔚」,所以鄭衡亞才如此猜測。

  「什麼!?回家裡?小蔚有說要你什麼時候去載他嗎?」華哥的反應聽來很驚訝。

  「他有說會再打給我。」

  「好吧,那沒事了,你載到小蔚以後再回來!」接著華哥就把電話掛斷了。

  真是莫名其妙。

  鄭衡亞困惑地看著手機,搞不懂是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他從不看財經方面的新聞,之前生活上來往的人又很純樸,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談家,自然也不會把談威和那數一數二的豪門聯想在一起。

  他是少數知道談威本名的人,卻也是最單純地相信他只不過是個明星的人。

  大部份的人看過梁承蔚優雅的氣質,又聽見他大學時期美國、台灣兩邊奔波兼顧學業與工作後,都會猜想他一定是對演藝圈有興趣的富家公子、從小嬌生慣養或是家教嚴謹,才會有這番與眾不同的模樣。

  偏偏梁承蔚的官方資料裡完全沒提到他的身家背景,他也不曾在任何訪問中回答過關於家裡的事,只有稍微透露父母對他的管教的確很嚴格。

  什麼都不曾多想過的鄭衡亞依然還是一頭霧水,只是內心有個底,從今日進出的區域就看得出來原來談威家裡這麼有錢。

  可是談威似乎不快樂,不然不會看到手機上的來電號碼就表情丕變。

  鄭衡亞握著手機呆坐在車裡,突然有些擔心談威。

  至於今天排定的拍攝行程、還有晚上一個帶狀的綜藝節目該怎麼辦?那就是華哥的事了,與他無關。他只關心談威這個人。

  

    ◎

 

 

  直到傍晚把談威接上車後,鄭衡亞還是放不下心。

  談威的表情看來很平靜,但莫名地卻總能感受到他內心的不悅與沮喪。

  車上只有他們兩人,一直都不說話似乎有點冷漠,但又該說些什麼?可以問他怎麼了嗎?

  猶豫著不知該怎麼開口關心他,鄭衡亞一直從後照鏡中偷偷看著坐在後座、無面表情地望著窗外的談威。

  「你……有想要去哪裡走走嗎?」

  「好像是吧。」

  天知道,華哥大概忙著收拾善後,根本沒通知他。

  聽他那含糊的回話就知道怎麼回事,談威只是下意識淡淡地掃了他一眼,本來打算再轉回窗外的視線卻突然移不開了。

  後照鏡裡,映出鄭衡亞的眼神明顯洋溢著擔心與關懷。

  很真誠的,而不是在煩惱他今天搞了匆忙道歉就丟下工作消失不見的爛攤子該怎麼辦?也沒有意圖探問他今天出入的豪宅是什麼地方?

  看得出來是單純的牽掛著他、關心他這個人……

  談威突然楞住了,呆呆地望著前方的後照鏡看。

  「怎、怎麼了?」

  就算這個帥哥的臉每天都看得到,但被他這樣從鏡子中凝望著,鄭衡亞還是會感到害羞的。

  他只是微笑著搖搖頭不說話,鄭衡亞只好再天南地北地隨便扯一些:

  「你吃飯了嗎?要去哪裡吃嗎?」

  「我還不餓,先帶我回家拿衣服再去旅館吧。」

  談威拿出手機找出華哥傳來的簡訊給鄭衡亞看,上面有旅館的地址。

  「好吧。」看來他急著回去跟經紀人及劇組道歉,鄭衡亞只好放棄鼓吹他繞路去吹風散心了。

  「下午有發生什麼事嗎?」談威終於開口了,卻仍是關心工作。

  「我不知道耶,你問華哥吧?因為他叫我沒載到你就不用回去了,所以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刻意地用開玩笑的口氣這麼說,談威果然笑了。

  看到他笑了,鄭衡亞總算稍稍放心了。那種鬆了口氣的表情讓談威又忍不住凝視了好一會兒。

  這大概是鄭衡亞第一次刻意地想討好他、逗他開心吧?

  但這種討好卻讓他覺得感動,足以揮散整個下午在家裡所受的鳥氣。要是請對了藝人代言,的確對業績會有很大的幫助──而對方請的代言人正是談。

  談家的老太爺這才想起了他有個孫子現在做的工作跟談家的事業完全無關,於是便要人把相關的新聞都找來看了。

  談家是富了好幾代的名門望族,往來的對象都是達官顯要、非富即貴,即使談威在演藝圈裡是人氣高漲、眾所矚目的耀眼明星,但在老太爺眼裡卻不過是個靠著俊美臉皮在賺女人錢的男人,簡單來說──不學無術。

  老太爺似乎很不滿意他所看到的新聞,即使報導中多數都是正面的,描寫了「梁承蔚」多麼的受到各種年齡層的女性歡迎,在圈內據說人緣極佳、被讚為家教良好的有禮青年,還被喻為臉蛋與實力成正比、更拿了許多能證明他努力付出的獎項……

  一切的一切,用談家引以為傲的上流社會角度來看,都不過是個戲子的工作,根本沒有足以令人敬畏的社會地位。

  而談威所有的廣告代言,有哪一個廠商不是談家所相交來往的?看在老太爺眼裡,只覺得他的孫子賣臉陪笑為別人推銷商品。真是刺眼!

  他本來以為幾年前有個孫子說想走演藝圈只是玩票性質而已,累了膩了自然就會像其它談家人一樣,再不濟也能在家族的產業裡撈個「正當」的工作來做,遞出去的名片上有個稱頭的職位。沒想到幾年下來,這個孫子依然沉浮在那個圈子裡?

  老太爺斥訓了談威的父親一頓,說他們父子兩代都教子無方才會出了談威這個異類。

  想當然爾,談威的父親自然把他召回來也訓了一頓。

  他們完全不願意傾聽晚輩的夢想,也徹底抹殺了談威為此付出的努力,他們認為的成功就是守著豪門的驕傲,利用資源得到更崇高的社會經濟地位,讓人稱羡、讓人敬畏、讓人趨之若鶩地巴結。

  要不是從小的家教讓談威不會頂撞長輩,而且他也聰明,知道這情況最好不要回嘴,不然談威還真想大聲反駁父親與爺爺那自以為是的論調、再撂個「我不靠談家這塊招牌吃飯!」之類的狠話後就奪門而出。

  可惜不行,他只能發揮演技,以不卑不亢的態度謝謝長輩的「指教」,還陪著幾位伯母表姊吃了難以下嚥的下午茶,被迫說了些演藝圈的八卦搏她們開心。這比陪贊助商的千金吃飯還難受多了。

  雖然鄭衡亞認為演藝圈裡光怪陸離,但談威覺得和這些他從小看到大的「上流社會」相比,那些演藝圈裡讓鄭衡亞視為奇觀的人或事情實在正常多了。

  起碼,演藝圈裡的人還能溝通。

  談威把積鬱在胸口的氣輕輕地長吐出來,看著前方的鄭衡亞,胸口似乎就不那麼悶了。至少這邊有個人如此純粹地關心著他。

  停紅綠燈時,談威在後座下了車、又開門坐上了前頭的副駕駛座,讓鄭衡亞錯愕地望著他。

  「嚇了我一跳……」

  「放心,我開車門不是要落跑。」

  聞言楞了一下後,鄭衡亞笑了。談威可以拿自己開玩笑,看來應該是沒事了。

  「才不怕咧,反正我開車追你比較快。」

  兩人一起哈哈大笑。

  像是朋友一樣地開玩笑再一起笑出來,這氛圍還有鄭衡亞的笑容,讓談威見了忍不住微微瞇了眼。

  鄭衡亞這個人,不管是哭著還是笑著,最不設防的那一刻總能莫名的吸引他,讓他心頭微微騷動……

  移開了目光,談威看著前方隨口說:「好久沒有坐在前面了。」

  「嗯……從台東回來以後都沒有吧?」

  「應該是吧。」

  鄭衡亞不知接著該聊些什麼,於是就不說話了。他沉默的專心開著車,想讓談威也休息一下,等等回去還要面對華哥和劇組呢。

  雖然兩人都不說話,但車上並沒有先前冰冷又讓人戒懼謹慎的氣氛了。談威輕鬆的坐著,降下一點車窗讓風流洩進車內,看著窗外並無特色的景象,整個人愈來愈覺得平靜。

  「阿亞,謝謝你。」

  突然的這句話讓鄭衡亞楞了一下,搞不清楚狀況。

  「別這麼說,我根本沒有做什麼。」

  「不,這樣就夠了。」

  就是這樣,單純的,溫和的,毫無心機的,誠懇的,讓人覺得溫暖、覺得見了這個人就怒氣全消。

  雖然也讓談威心動,讓他浮躁……

  談威意識到了,這個人──他真的好想留在身邊。

 

    ◎

 

  開了將近兩小時的車回到旅館後,談威和華哥一起去向劇組道歉以及討論明天的行程,鄭衡亞本想陪在一旁,卻見談威向他揮手示意要他先回房間。

  幸好劇組這幾日的計畫本來就是在海邊取景,聽華哥說談威消失的下午劇組也沒閒著,改而拍另外幾幕去了。

  只是沒想到談威帶來的這一票人今晚都要住宿,旅館方面急忙又準備了幾間房間。見櫃檯小姐看到談威走進來那眼睛發亮的樣子,鄭衡亞心想待會免不了又要開個小型的簽名握手會了。

  拿著從華哥那裡拿來的鑰匙進了房,開了空調後,鄭衡亞先幫談威把外套掛起來,再把談威裝著換洗用衣物的袋子擺在床邊,接著把保養品擺到浴室去,然後拿著向來都隨身攜帶的保溫瓶及水瓶去裝熱水和冷開水回房間,把桌上的玻璃杯洗過後將杯子與水瓶擺在桌上。

  把所有談威會取用到的東西都擺在位置上後,鄭衡亞望著這一切不免得意的想:

  雖然老實說對這個工作並沒有熱情,但他還是個稱職的助理啊!

  接著想到談威今晚大概沒吃飯,櫃檯也回答了沒有提供宵夜類的飲食,鄭衡亞正想去買點食物時,卻和談威在走廊相遇了。

  「要去哪?」

  「談完了?鑰匙先給你,我去幫你弄點吃的。你要吃什麼?」

  「我想吃點麵包,麻煩幫我看看有沒有全麥類的麵包就好。」

  沒營養。鄭衡亞忍不住皺了皺眉,這表情卻讓談威見了心情有些愉快。

  被他關心的感覺還真不賴。

  「如果看到有人賣果汁的話,我再幫你買個綜合果汁好嗎?」

  「好,謝謝。」

  這才對嘛,只吃吐司怎麼行?──鄭衡亞笑著對他揮揮手、開車出去幫他找吃的,而談威也笑著走進房裡了。

  

    ◎

 

  鄭衡亞在小鎮熱鬧的街上買了食物後回旅館,看了看錶這來回竟也花了三十多分鐘?

  怕談威餓了,所以他快步走回房門前,但是按了門鈴卻一直沒有人開門。

  站了一會兒後猜想談威可能是在洗澡吧?鄭衡亞轉身打算去櫃檯拿第二把鑰匙時,門開了,卻是表情不甚好看的陌生人。

  鄭衡亞楞了一秒後才認出從房裡走出來的人正是電影的男主角溫俞東,早上在工作時看來是個帥氣陽光的大男孩,不過現在的臉跟陽光就相去甚遠了。

  這是什麼情況?兩個俊俏的男星相處在一個房間裡,其中有一個人確實喜歡男性,另一個人在他按了門鈴後臭著臉開門出來……

  難道──是他打斷了什麼好事?不會吧……

  「阿亞?回來了?」

  談威的聲音從房裡傳來,鄭衡亞有些尷尬地看著冷冷瞪了他一眼的溫俞東,不知自己該不該踏進房裡。

  「有買到麵包嗎?」

  這問話意思是叫他進去吧?

  鄭衡亞對擋在門口的溫俞東點了點頭後走了進去。一進門就看見談威對他笑著,那笑容讓鄭衡亞不知怎的覺得背脊有點涼。

  「呃……你還有要吃什麼嗎?」

  「沒有,我期待麵包很久了。」

  聞言,他立刻把買來的食物遞給談威。

  「梁哥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溫俞東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然後腳步聲漸漸遠去。

  「明天見。」

  鄭衡亞確定門鎖好後,向談威嚅囁說道:「抱歉……」

  情況真的不太對,他是不是壞了別人的好事?會不會被滅口啊?好可怕……

  雖然他不曾看過談威與誰親密過,可不代表談威沒有需要啊,更何況對方還是個帥氣的大男孩,兩個人在一起的畫面好看極了──

  談威一邊啃著麵包一邊說道。鄭衡亞那表情複雜的臉真讓他又好氣又好笑。

  剛剛的情況他大概料對了一半,溫俞東的確是來敲門意圖確認一下早上兩人拍戲時,在他們眼神交會間所感受到的、及摩擦出的那一丁點心亂神迷。

  而談威也不排斥就這麼失控一下讓他的某些負面情緒得以發洩,但當溫俞東靠近時,談威想起的卻是另外一雙清澈的眼睛。

  當溫俞東親吻他挑逗他時,腦子裡想的卻都是出去幫他買食物的那個人的身影……

  談威覺得自己似乎被鄭衡亞制約了。

  最後他只能用「我累了」這種理由拒絕溫俞東。這個大男孩還不肯放棄時還好鄭衡亞回來按門鈴了,也難怪鄭衡亞會被瞪了,嘖嘖,那股殺氣從遠方都能感受得到。

  話說回來,鄭衡亞很呆沒錯,但他也不笨。即使感受到自己壞了別人好事,面對溫俞東時他卻也沒說什麼,直到談威面前才道歉。

  工作的事情鄭衡亞分得很清楚,這種事他根本不用看溫俞東的臉色,談威才是他的老闆,要鞠躬哈腰也得先對談威,他只需在意談威即可。的可愛表情。

  「你在亂想什麼?」

  「沒、沒有啊……」

  談威輕輕笑出了聲,表示不相信。

  「我……我在想晚上我可以去找別人一起睡。」然後把房間留給你。

  談威聞言放下麵包湊向坐在一旁的鄭衡亞,靠得很近很近地在他眼前說:

  「他都跑了,你還要丟下我一個人睡?」

  「呃……」

  鄭衡亞有些難為情,談威靠得如此近,幾乎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輕拂在臉頰上……

  雖然他從來不曾妄想過這個人,但當談威俊美的臉近在眼前時,還是會忍不住心跳加快啊。

  「其實你比他可愛多了。」

  「別這樣。」

  鄭衡亞很清楚自己有幾兩重,他的長相也許不差,但跟溫俞東比還差了一截。

  再說,演藝圈裡俊男美女、有才華的人可多了,身邊的小助理算哪根蔥?而且談威應該也知道鄭衡亞對他並不曾抱有任何妄想,才會找鄭衡亞在身邊工作,為何還要做這麼曖昧的舉動?

  談威想看他被撩撥而臉紅的模樣嗎?

  談威怎麼可以為了開玩笑而越過某種界限,用近乎打情罵俏的方式這樣對他說話?

  談威今天心情差,想找個人來逗逗玩玩,這點鄭衡亞可以理解,而他也知道這不過是玩笑話,只要傻笑以對就好了,但是──這真的有點過份了。

  站穩身體後,鄭衡亞有些生氣,又覺得尷尬。

  也許因為他很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情誼,覺得那不是可以拿來隨便開玩笑、加以扭曲的,所以才會不高興。但從談威發楞的眼神裡可以看出他沒想到這句話會惹得這種反應。去洗澡!」

  說完就一溜煙衝向浴室,留下談威望著浴室門口發呆。

  

    ◎

 

  他的確有些驚訝,不論是鄭衡亞的反應或自己莫名其妙脫口說出的話。

  鄭衡亞果然還是有脾氣的,而且居然發作在他意想不到的點上。但也實在太弱了吧,只張牙舞爪一下子就因為不甘願道歉圓場而逃跑了?

  想起剛才鄭衡亞的反應,談威不自覺嘴角微揚。

  那模樣還滿可愛的嘛,就像被扯了尾巴所以抓狂的忠犬,又怒又顧忌著不敢對人發作所以躲到角落去發脾氣……

  雖然會脫口說出「其實你比他可愛多了」這種近似調戲的話真的是意外,但談威的確如此認為沒錯。

  談威並不厭惡表裡不一、樣貌多變的人,因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本來就是生存的必備技能之一,但他更喜歡鄭衡亞──

  喜歡他毫不作假的表情,他的單純,為人溫厚又呆得可愛,但卻不會天真而愚蠢,該懂的人情世故他也都知道。

  多好,他就喜歡這樣的他。

  好想再多看一點他的情緒與表情,想要看他對他笑的樣子,想看他臉紅的模樣,希望他想找人嬉鬧時可以想到談威這個人,希望他把他擺在心上特別的位置……

  談威忍不住笑了,為自己所想的事感到有趣。

  喜歡啊?那就想辦法讓這個人心甘情願跟在自己身邊囉。

  而在浴室裡一邊反省自己實在反應過度、一邊又氣談威居然這樣捉弄他的鄭衡亞,突然覺得背部有股寒氣襲上。

  唔,冬天要到了,難怪會冷。洗快一點~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