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BL劇情,不喜勿進。


 

 

 

  一睜開眼時,視線裡只有微弱的光線,眼前的東西都只有矇矓的輪廓。

  吸進鼻腔裡的空氣充滿土味、青草香、還有微微溼潤的感覺,身下的土壤鬆軟卻不泥濘,這應該是經過了一夜、黎明即將來臨前特有的味道。

  汪墨宇愣愣地癱坐在地上,一時之間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

  全身上下一陣陣的疼痛讓汪墨宇皺了皺眉,他下意識抬起左手摸了摸痛得厲害的右背,尖銳的刺痛感立刻讓他抽了口氣。似乎是有樹枝碎木之類的雜物插進了後背,手裡觸摸到的溼潤感讓汪墨宇明白自己流血了,也許傷得不輕。

  這是哪裡?

  為什麼自己會落單在這種地方?

  他不是跟爸爸去爬山嗎?父子兩人一起在風景優美的山徑上行走,聊著傍晚下山後要一起去吃什麼……

  然後呢?

  汪墨宇記得那時將近中午,太陽被雲層遮住,山裡還起了薄霧,卻沒有像現在這麼暗。為什麼不過才一晃眼,時間就轉到清晨、而自己也不在那條登山小路上了?

  他摔下山谷了嗎?所以才會全身疼痛、失去意識?

  不管怎麼用力回想,記憶總斷在和爸爸聊天時開心大笑的畫面,接下來就沒有了。

  汪墨宇困惑地眨了眨眼,大腦像突然當機一般,完全想不起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夜晚的冷風順著山坡向下颳掃,汪墨宇打了個冷顫,暈沉的腦袋因此清醒許多。他環視四周,寂靜無人,呼喚了許多聲爸爸都得不到回應,也許父親沒同他一起墜落山谷的猜測讓他迅速冷靜了下來。

  他開始觀察周邊的環境,就著微弱的光線,隱約能看出眼前似乎是一片樹林,而身後則是灌木遍佈的陡坡。從身上的疼痛和傷口看來,也許他方才就是從那陡坡上摔下來的?

  ……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汪墨宇抓了抓頭,暫時放棄回想那段遺失的記憶,他維持著原本坐在地上的姿勢先輕輕踢動雙腳,確定腿沒摔斷後整個人更加鎮定。

  接著他又摸摸身上的衣物,可是口袋裡除了一包面紙和瑞士刀之外什麼也沒有,他這才想起手機放在登山背包裡並沒有隨身帶著,而現在周圍卻不見背包的蹤影……汪墨宇嘆了口氣,看來只能等白天視線再好點時去找背包、順便想辦法離開這裡,或是等父親找搜救人員來了。

  汪墨宇緩緩站起身走向樹林,眼前的樹林在微弱的光線下看來雖然有點恐怖卻能抵擋強風,他已經受了傷,再吹風的話很有可能會發燒,在太陽昇起前,還是找棵樹乖乖靠著吧。

  突然間,他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樹林裡好像有東西盯著他……

  什麼東西會在將近清晨的深山裡遊蕩?

  汪墨宇瞬間摒住呼吸,他警戒地看向漆黑的樹林深處,同時挪動雙腳緩緩後退。

  比他腳步更快的是在一陣沙沙聲響後從黑暗中竄出的動物,在微弱光線下暴露出來的樣貌讓汪墨宇嚇得忍不住爆出粗口──

  「哇靠!」

  那是一群灰綠色、高度不及膝、不到一公尺長、外表長得像蜥蝪的大型爬蟲類,可青紅的眼瞳、森白的利牙卻又不似蜥蝪。

  將近十隻大蜥蝪同時睜著又圓又大的眼睛歪頭盯著他,雖然看似可愛,但從那尖銳的牙齒就看得出牠們是食肉動物──汪墨宇毫不猶豫立刻拔腿就跑,身後的細碎聲響讓他知道那群「蜥蝪」緊追在後,完完全全把他當獵物在追捕。

  那是什麼鬼東西!?台灣的山裡什麼時候有這種動物?

  身後的陡坡爬不上去,汪墨宇被迫跑向眼前那片未知的樹林。他就著微弱的光線在樹林裡狂奔,一直跑到肺都快炸了卻仍聽見那群不明生物在背後緊追不放的腳步聲。

  怎麼辦?難道要爬樹嗎?

  「啊!」

  這個念頭才剛在腦中滋長,隨即有股尖銳的疼痛襲上小腿──汪墨宇知道那東西咬住自己了!他立刻奮力踢腿甩開咬著自己小腿的生物、同時用腳尖撥起地上的土向後掃去。

  突如其來的土屑稍微減緩了身後大蜥蝪的攻勢,汪墨宇準備趁此爬上一旁的大樹,不料方才的舉動似乎激怒了牠們,又有一隻大蜥蝪飛撲向他、狠狠咬住了他的小腿。

  「靠!」汪墨宇痛得忍不住大叫出聲。

  就在他不知道是該甩掉腳上這隻凶狠的大蜥蝪、回頭與他們一搏,還是該忍痛繼續先爬樹要緊時,一道黑影襲來,咬住了那隻正咬著他小腿不放的蜥蝪尾巴──

  大蜥蝪吃痛之下鬆口放開汪墨宇,接著立刻就被那黑影用力拋了出去,汪墨宇則被攻勢波及而摔倒在地。

  即使視線角度因此翻轉了九十度,他還是看得出那黑影是一頭狼。

  很巨大的一頭黑狼!

  牠一口咬起一隻大蜥蝪的頸子甩向一旁,同時後腿一次踹飛兩隻,眨眼間就將原本已貼近汪墨宇身邊的那幾隻爬蟲類迅速清空。

  大蜥蝪們對這隻半路殺出的程咬金憤怒地嘶嘶低吼,黑狼不但不畏懼還咆哮得比牠們更凶狠,牠那強壯且巨大的身軀似乎讓大蜥蝪十分忌憚,即使在數量上遠勝於黑狼,短暫交鋒後,大蜥蝪卻放棄原本看上的獵物飛快退去。

  被留下的汪墨宇倒在地上和黑狼大眼瞪小眼,他焦急地想站起身,可方才被咬了兩口的右腿竟然感覺有些麻麻的,黑狼在他掙扎時已逼近他身邊,和方才的大蜥蝪一樣,牠睜著圓圓的雙眼歪頭望著他,看來就像隻大狗一樣可愛。

  但汪墨宇只覺得好可怕。

  牠看起來好強壯,那結實的前肢隨便揮一爪就能讓人肚破腸流吧?

  牠的牙齒又長又利,大概一口就能咬斷他的脖子了吧?

  絲毫沒有得救的感覺,汪墨宇反而覺得眼前這頭巨狼更恐怖。

  黑狼抽動鼻子在汪墨宇身上嗅了又嗅,讓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汪墨宇這才想起自己背部的血還沒乾,血腥味對野獸來說應該很香吧?難怪這群野獸都爭先恐後撲向他。

  黑狼還在聞他,汪墨宇輕輕踢了踢腿確認右腳應該還能跑步後,他撐在身後的手悄悄抓了一把土,雖然微微顫抖卻不失凖頭地將土撒向黑狼的眼睛,然後火速彈跳逃離。

  沒料到他會來這招,毫無防備的黑狼痛得怒吼,伸出前肢直接搧了汪墨宇一爪,讓還來不及跑遠的他再一次摔倒在地上。

  汪墨宇還以為自己這下不死也殘,掏出身上的瑞士刀準備做最後一搏,卻見黑狼跳到他身上罩住他後伏低了身體對著一旁發出低吼,警告意味濃厚。汪墨宇這才看見旁邊草叢裡不知何時蹲了一隻花豹正盯著他們看,想必目標也是他。

  被壓著側趴在地上的汪墨宇只覺得全身都很痛,頭更痛!

  這下情況複雜了,就算憑著一把瑞士刀僥倖打得贏狼,也未必能逃過花豹的獵捕。

  難道今天就是他的死期嗎?汪墨宇忍不住心想:這時候昏倒應該比較輕鬆吧?為什麼還昏不了?

  他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觀察這兩隻猛獸,本想趁此機會偷襲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黑狼,但這等於是便宜了花豹,看來目前只能先趴在黑狼的勢力範圍下靜靜等待機會。

  花豹蹲坐了一會兒,在黑狼愈來愈火大的低吼聲中,牠終於認清這獵物自己絕對搶不贏,只好識相離開。但花豹走的時候還頻頻回頭,似乎非常捨不得汪墨宇這塊聞起來很好吃的肉,汪墨宇在牠「深情」的目光下冒著冷汗和黑狼一起看牠離去。

  此時天空已微微透亮,光線在薄霧間看來帶了點淡藍色,灑在漸漸走遠的花豹身上美極了,即使知道牠是一隻企圖啃食自己的野獸,汪墨宇還是看得失神了數秒,直到黑狼伸出前爪輕輕撥弄他時才猛然回神。

  靠!你以為可以享用早餐了嗎?還沒!

  汪墨宇握著瑞士刀冷不防地揮向黑狼,只差那麼一點點,不銹綱製成的刀片就真的要插進黑狼的咽喉裡了,可惜讓牠迅速退後硬是閃過。

  見黑狼眼裡似乎閃過詫異,汪墨宇哼了一聲,不到最後關頭他絕不放棄求生!他揚起左手將地上的砂土再次掃向黑狼,想趁此逃離這隻黑狼身邊找棵樹爬上去。

  沒聽說過犬類會爬樹的,既然打不過他只好躲到樹上了!

  就在汪墨宇起身想跑時,眼前的畫面讓他目瞪口呆、瞬間忘了自己該做什麼──

  黑狼竟在轉眼間化成一個高大的男人,從四肢著地的狀態站起身向他走來。

  這是在演哪齣!?

  汪墨宇連連後退了好幾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黑狼消失、變成一個人出來!?

  那的確是個男人沒錯,黑頭髮,藍眼睛,非常高大強壯的身材給人巨大的壓迫感,最可怕的是他還一臉怒容,看來很想要扭斷汪墨宇的脖子,讓汪墨宇毫不猶豫立刻拔腿就跑。

  從黑狼變成的男人這次學乖了,他迅速撲向汪墨宇,打掉他手上的瑞士刀後抓著他的手向後扭,眨眼間就將汪墨宇制伏在地上。

  這是第幾次和地面接觸了!?

  被壓著趴在地上的汪墨宇也生氣了,他轉頭向那男人大吼:「你是什麼東西!」

  話才剛吼完,當他看清男人的長相時不禁再次目瞪口呆──

  男人沒有人類該有的耳朵,他有的是一對頂在頭上毛茸茸的獸耳,就跟狼一樣!

  這下汪墨宇真的很想問: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狼人嗎?

  如果只是視覺他還能安慰自己這一切可能是在做夢,但男人壓制住他時,雙方的肢體接觸感覺非常真實,那種溫度和力道讓汪墨宇瞬間驚慌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也許是太過驚嚇,一陣暈眩傳來,汪墨宇的眼前開始發黑、身體變得好沉重──

  謝天謝地,他終於昏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