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賭博運的確是差到沒話說。


  從小到大玩牌抽籤猜拳……愈是不希望的愈是往他頭上砸,從沒贏過一次。運氣這種東西似乎就是沒在他身上展現過。


  無奈的看著賀書衡哈哈大笑,有這麼好笑嗎?每個同學看他猜輸時都是這種反應,久了他學會神色自若,要是打擊太大的話最多是沉默……免得同學們因為他的反應笑得更加誇張。


  「哦…抱歉……」捂著嘴微顫嚥下含在嘴裡的食物,賀書衡勉強自己恢復正常。「結果只有你要上台報告?」


  獨自面對可怕的教授?換作自己一定抓個來當墊背,要死一起死,先死沒意思。


  彷彿知道賀書衡腦袋裡所想的,雷世宇笑了。


  「嗯,是啊,我一個……」


  這傢伙的運氣果然差啊──賀書衡忍不住又扯開了嘴角,為了要掩飾,立刻接了句話:「籤王,祝你好運。」


  「謝謝,的確需要好運。」籤王?唉……沒錯,他真的是。雷世宇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不過我也會努力準備啦……」


  瞇了瞇眼,也許是剛剛笑得頗開心,賀書衡好心情的又發現了眼前這個人另一優點。算是有擔當嗎?面對壓力與其想逃避、不甘心的想拖人下水,不如努力找辦法解決比較實際。


  嗯……真的是個好青年呢。


  扯開嘴角對雷世宇露出算是誘惑的微笑,好青年果然靠過來了。


  因為那個笑容也因為另一件事,雷世宇向前傾,伸出手輕撫賀書衡的唇邊──


  「沾到了。」


  為他抹去沾在嘴角的食物醬汁,然後親了親他。


  難道是指頭的溫度偏高?還是溫柔的親吻?燥熱感從嘴角瞬間蔓延開來,賀書衡感覺自己似乎臉紅了。


  「雷世宇……」按著自己的嘴角、向後仰拉開兩人的距離,賀書衡盯著眼前的人彷彿在思考什麼。和前刻誘惑的表情相比下顯得太過認真,雷世宇因此不自覺地挺直了背脊。


  「什麼?」


  「我突然覺得你很帥。」


  這句話令雷世宇一怔,感覺還真有點受傷啊。摸摸臉,語氣很平常的說:


  「我一直都很帥啊。」


  「…………」


 


◆◆


 


  沒料到這個人會如此回話的結果,是再度抱肚子笑到搥桌、笑到飆淚地看雷世宇一臉無奈又有點受傷的說:「有這麼好笑嗎?」


  「哈哈、有、好好笑哈哈哈~~」


  像是被點到笑穴的賀書衡最後笑倒在雷世宇身上,好不容易止住笑後就這樣靠在他胸前,可能是笑到沒力了吧。


  完全搞不懂懷中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雷世宇只能抱著賀書衡靜靜坐著。意識到對方什麼曖昧的暗示也沒有、只靜靜靠著自己,這樣的行為還是第一次……雷世宇莫名的感到開心,低頭親了親賀書衡的額頭,自動忽略對方在自己懷裡間歇性微顫悶笑的舉動。


  冷氣在運轉,電風扇也送出輕爽的涼風,可是賀書衡卻覺得熱,靠在雷世宇身上莫名的熱。剛剛突然騷動的心情是什麼?


  想著想著,又嗤一聲的笑了。抱著他的那個人只是輕拍著他,容忍他在懷裡不知是哪根神經錯亂的怪笑這麼久。


  意識到身體和內心為何而感到燥熱,賀書衡好心情的決定順從那瞬間的轉變。因為抱著他的好青年實在是個有趣的人呀……


  「你運氣真的很不好耶。」


  「嗯?」


  「老是猜輸。上次玩遊戲猜輸時你怎麼想?」


  顯然靠在他懷裡的人心情很好的想聊天,雷世宇還沒意識到為何賀書衡最近對「閒聊」這檔事這麼感興趣,就被問句弄糊塗了。


  「上次?什麼遊戲?」


  顯然猜輸的紀錄很輝煌所以想不起來是哪一次?賀書衡忍不住又是一陣笑。「就是你同學在我店裡玩搭訕遊戲的那次啊。」


  「噢──」因為對他感到些許愧疚,所以雷世宇不太願意再回想起這件事。「怎麼想?就……猜輸時很錯愕啊。其實我比較怕你的反應,普通人都會被嚇到吧。」


  「可惜我好像是在『普通人』範圍之外,所以被嚇到的不是我。」


  雷世宇聽了這句話笑了,摟著「當初應該要被嚇到」的人笑不可遏。是啊,他們都沒想到決定要搭訕的對象是個狠角色呢,結果被驚嚇、玩弄的反而是自己。


  不過就是輸了猜拳才會認識他,所以其實輸了也不是壞事嘛。


  笑著親吻著賀書衡,在對方熱情的回應下卻想到了件事,令他介懷──


  「有件事很想問你……你都怎麼應付那些搭訕的人?」


  賀書衡怔了一下,抬眼看著在他耳邊低語搔得他忍不住輕顫、吐出的卻是這句話的雷世宇。


  有酸味。是醋意?


  就說了姓雷的運氣真差嘛,誰不喜歡偏偏喜歡上他。不過……


  眼波一轉,流露出令人怦然心動的神采,他扯開嘴角對雷世宇笑了笑。


  「怎麼應付?你說以後嗎?」揪著他的領子往自己方向拉,「反正不會是這樣──」


 


  哪樣?只能說,這答案雷世宇很滿意。






                       -完-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