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先,只是個無聊的遊戲。

  午後的咖啡店裡,一群大學生,不知道是誰起哄玩起了猜拳,輸的人要去搭訕服務生。


  年青人們吱吱喳喳地,指定了個俊美的男服務生。高挺的身形穿著深色的制服圍裙,不論長相或是優雅又俐落的動作,舉手投足間都能輕易勾走店裡每位女客的目光。


  然後,似乎有人覺得不過癮?又猜了一輪,這回輸的人要假扮「對服務生感興趣的客人」。


  第一位猜拳輸了的女學生不禁慶幸起來,只是扮演「愛的橋樑」的角色,既可以和帥氣的服務生說話,又不會太糗。


  尷尬的是這輪猜輸的人……也是男的,一樣的帥氣。


  「雷世宇你竟然輸了哈哈哈~~」


  「…………………」


 


◆◆


 


  負責扮演「愛的橋樑」的烈士手心冒汗地往目標出發:


  「先生,不不不好意思,我朋友他、他他他想跟你做朋友,你可以留電話給他嗎?」


  ──當服務生順著手指的方向與他的視線對上時,雷世宇還以為對方的反應不過幾種:要嘛就嫌惡,或者被驚嚇到。


  不論對方當真、或視破這也許只是場玩笑,最終的反應都是傻笑以對、笑一笑就故作鎮定的走開吧?不然再油條一點的,也許會更鎮定的笑著說「謝謝,進了這間店就是朋友、以後歡迎常來」……之類的。


  沒想到服務生竟然扯開嘴角,遠遠地對他露出笑容,再向顯然被他迷倒了的搭訕者說: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比較喜歡主動出擊耶。不然這樣好了,妳可以把他的電話留給我嗎?」


  夠狠。服務生居然反將一軍,要起男大學生的電話?


  怎麼可能真的給他?這位輸了猜拳戰的可憐烈士不知該如何回答,驚慌的丟了幾句語無倫次的話後就倉皇回座。


  沒想到不知所措的反而是這群大玩猜拳戰的學生們,尤其是輸了猜拳的雷世宇和提議遊戲的那人,在服務生來添水時最是尷尬。偏偏服務生來的很殷勤,笑容很迷人,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過。


  於是,雷世宇對這個人的印象是:真是個狠角色啊。


 


◆◆


 


  幾個月過去,不知該說糗或是好笑的這段事漸漸被淡忘時,雷世宇在晚上的公園裡沿著公園步道慢跑時又遇見了那人──


  他看見滑著直排輪擦過他身旁的人為了閃避一旁突然衝出來的孩童而摔倒了,那人咒罵著爬起來拍拍褲子後繼續前進,也許因光線微弱,沒發現口袋裡有東西掉出來了。


  「喂──」


  在後頭的雷世宇見了立刻撿起地上的東西,前方的身影卻未停,根本沒意識到有人在叫他。雷世宇只好快跑衝上前用力拉住對方。直排輪上毫無防備的人動作因此失衡、整個人向後仰!雷世宇立刻伸出另一隻手扶著以防他跌倒。那人轉過臉,俊美的臉孔微怒──


  啊,是那個狠角色!


  對方轉頭時,才知道他是那個反將了自己人一軍的服務生,雷世宇內心立刻有了這樣的想法。


  「對不起啦!可是你的東西掉了!」


  扶著他站穩後,遞出拾獲的紙片和鈔票,一臉歉意。


  俊美的青年怔了一下,伸手拿回自己遺落的東西,看了看雷世宇。


  「謝謝。不過……這算搭訕嗎?」


  「啊?」


  「你不是很想認識我?你後來沒再來了,我還有點期待說……」俊美青年似笑非笑。


  「咳咳咳──」雷世宇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沒想到這個人記憶力還真好,救命哪!「那個、那個是……」


  還在想著該怎麼措辭時,對方已經接話了──


  「開玩笑的對吧?我知道。」


  「咦?」


  「我有看到你們在猜拳。」


  「啊?」


  持續著無法反應和單音的回答,表情大概很好笑吧,對方笑了。


  「現在的客人都不會換花樣,每次都是猜拳找倒楣鬼玩搭訕嚇服務生,我經驗很豐富了。」


  原來……又被擺了一道。看著他戲謔的表情,雷世宇尷尬地笑笑,果然是個狠角色啊!勉強回過神來答話:「對不起啦……我那天有想要跟你道歉,可是後來要結帳時都沒再看到你了。」


  換對方暫時無法反應了。「幹嘛道歉?」


  「呃──」不知該怎麼回答,雷世宇摸摸鼻子想了想,只能說:「因為……沒有人喜歡被捉弄吧。」


  俊美的青年感到意外,然後笑了,因為笑了所以更加好看,雷世宇有點恍神。


  在他瞬間恍惚的眼神裡讀出些許不可言喻的感覺,於是笑容加深了。


  「我叫賀書衡。你呢?」


 


◆◆


 


  賀書衡真的一點也不驚訝,不論搭訕的對方說的話是真或假,對象是男或女。


  從小到大被搭訕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從單純愛慕他面孔的小女生到同類聚集地裡露骨的邀約,女的男的老的少的……他對應付搭訕這擋事,經驗老到。


  倒是那個人的道歉令他感到意外。他大可含糊帶過、甚至不覺得那種玩笑有什麼不好,何必道歉呢?真是個正直的好人啊。


  正直的好人受了引誘,現正壓在他身上,做著令人臉紅的事……


  「啊啊不…慢、慢點──」


  對微弱的抗議聲恍若未聞,雷世宇欺上他的唇肆意吸吮一番後,將他翻過身換個姿勢再度頂入搖晃。


  「你、啊……」平時穩重正直的人到了他的床上好像變了個人似的,連親吻都變得霸道。


  親吻和愛撫不斷的落在背上,腰被摟著用力搖晃,從背後壓住他的雷世宇還湊近他耳旁喃喃唸著他的名,氣息就這樣噴在他敏感的耳部,甜甜的叫喚讓他更加顫抖不已。


  「書衡、書衡……」


  「我說慢…啊啊啊啊──」


 


◆◆


 


  起初,是賀書衡有意無意的撩撥雷世宇。在他眼裡讀出同類的感覺後,覺得這個人實在很有趣,長相又順眼、體格很不錯,想勾來消磨幾個月時光的念頭頓生……


  於是幾次試探後,是賀書衡先壓上他的唇,是賀書衡先扯下他褲頭拉鍊,是賀書衡教會他所有的情事……


  想起雷世宇受引誘時不知所措、臉紅望著他的樣子,賀書衡忍不住嘴角上揚。


  然而在他身上學到了嚐到了甜頭後,受引誘時會臉紅的正直好青年搖身一變,成了他無法捉摸的情人。


  情人……這個詞是雷世宇說的。他曾很認真的問他:「我們是情侶對吧?」


  一時無法對著滿臉認真的雷世宇回答心裡所想的實話,無言以對間,雷世宇當賀書衡也同意了這說法。


  因為他們發生了關係,而且持續著,所以他們是情侶。


  這小子未免也太純情了吧。


  發出了不算是嘲笑的笑聲,牽扯到激烈情事後的身體,笑聲立即散去。


  一隻手掌輕撫著他的臉,賀書衡看向對方,稍感吃力的撐起身體,冷水立即湊上他的嘴。


  「還好吧?」


  輕摟著他的人好溫柔,為他倒水的舉動好體貼,和剛剛霸道狂亂得令他失神的人……判若兩人。


  輕輕哼聲,大口的喝著水,賀書衡任由對方整理自己凌亂的頭髮,然後落下輕吻。


  掙扎著扭過頭,賀書衡喘了口氣,「我明天還要上班。」


  「嗯。」再輕吻了他一下,雖感可惜但乖乖地壓抑衝動,「那洗個澡吧。」


  雷世宇想扶他起床卻被甩開了。賀書衡腿軟得差點滾下床,但仍用力挺直背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瞅了對方一眼:「我自己洗。」


  和這傢伙一起洗,難保到最後又會是失控場面。


  被留在床上的雷世宇只能看著他的背影苦笑。唉唉,怎麼書衡這麼不相信自己呢,雖然他也不能保證自己把持得住。


 


◆◆


 


  等到雷世宇沖好澡走出浴室時,躺在床上的賀書衡已經睡著了。


  雷世宇看著他的睡臉,伸手為他拂開黏在額頭上微溼的頭髮。忍不住輕撫他的臉落下輕吻,果然把他吵醒了。


  「……你洗好了?」


  「嗯。」


  「要走了?」


  這句話其實是在催他走。賀書衡從來不留他過夜,也一開始就明說了他不喜歡留男人過夜。雷世宇笑了笑,再親了他一下,還沒說什麼,對方就抓著他的手似乎聽到了什麼──


  「……外面在下雨?」


  「好像是。」


  淅瀝嘩啦的水聲,肯定是。


  「嗯……有帶雨衣嗎?」睡意又來襲了,賀書衡開始口齒不清。


  「沒有,借我吧。」


  他睏極了,昏沈沈的腦袋運轉功能不太好,只想著要是把雨衣借人的話,自己似乎就不太方便?於是開口含糊不清的說:


  「你睡到雨停再走吧。」


  雷世宇對這句話感到驚訝,怕從來不留他過夜的對方反悔而趕緊躺下。賀書衡還往裡頭挪了挪、讓出了抱枕給他,那舉動看在眼裡莫名的有點感動。


  伸出手想抱著他,卻被撥開了。


  「睡覺。」看了他一眼,賀書衡逕自閉上眼沉沉睡去。


  他是想睡覺沒錯啊。雷世宇忍不住苦笑,總是這麼冷淡,只有當他自己想勾引人時才熱情萬分……


  忍不住又想抬手摸摸他的臉,怕吵醒他只好忍耐。看著他的睡臉好一陣子後,才輕輕的說聲「晚安」,然後閤眼。


 


◆◆


 


  到了早上,他們是被雨聲吵醒的。


  賀書衡睜開眼發現身邊有人時嚇了一跳。酣睡一覺後就忘了昨天留他下來的事,眨了眨眼一陣錯愕後才想起昨晚的對話,他居然留他下來過夜……


  捲起棉被捂著臉,覺得頭似乎隱隱作痛。他居然留這個正直的好青年過夜?這個人該不會又要「認真」的思考他們兩人的關係了吧?救命……


  「嗯…早安……」雷世宇醒了,天哪,頭更痛了。


  剛醒時特有的低沉嗓音傳來,帶著點慵懶,搔著賀書衡的耳,癢癢的。


  「早。」好吧,雷世宇剛起床時帶著睡意的聲音如此好聽……所以留他過夜似乎也沒什麼不好對吧?


  不知道賀書衡心裡在想什麼的雷世宇,伸過手抱著他讓兩人的身體靠在一起然後對他笑了笑。


  「雨還在下耶。」再摟緊一點,兩人的呼吸融在一起了。


  「嗯。」賀書衡應了聲。冷氣雖然自動停止運轉了,但下雨的早晨仍有點冷,兩個人靠在一起的溫度剛剛好。


  「要起床了嗎?」


  「我還想睡一下。」下雨天時的溫度涼涼的,正好睡。


  「不是要上班?」


  「下午的班,我可以睡到中午。」


  「懶豬……」雷世宇撐起身親暱地蹭了蹭他的鼻頭,想親吻他時卻被格開了。


  「你還沒刷牙。」早安吻其實一點也不浪漫,剛起床時嘴裡的味道不會好聞到哪去。


  無力的笑了笑,不知該拿這個人怎麼辦,只好又躺下。


  「我沒有牙刷。」


  ……好問題。賀書衡看了他一眼:「你可以回家刷。」


  「我沒有雨衣回家。」


  「你可以拿我的雨傘去買。」


  雷世宇笑了。看著他,不知在想什麼,眼神深邃。賀書衡閉起眼,又想睡了。於是安靜了,只剩下雨聲。


  淅瀝嘩啦的雨聲橫行,一人睜著眼靜靜看另一人閉眼睡著,看著看著,雷世宇伸手輕拂他散落在臉頰旁的頭髮。於是賀書衡張開了眼。


  「我第一次見到你時,覺得你真是個狠角色。」溫和的嗓音劃開雨聲,雷世宇突然這麼對他說。


  「喔?」他只應了這句話。


  「第二次見到你時,更加覺得你的確是個狠角色。」


  連應聲都懶了,賀書衡只是望著他。


  他接著說:「而且……覺得你好像滿會記恨的。應該是個有仇必報、以牙還牙的人吧。」


  這句話就令賀書衡意外了,挑了挑眉,「怎麼說?」


  「一般的服務生要是被客人開玩笑,大概都自認倒楣或者油條帶過吧,可是你居然反將一軍。而且你還記得我的臉、還虧我說不是想認識你嗎?我那時候覺得冷汗都飆出來了說……」


  雷世宇說的沒錯。他的個性其實比常人激烈,記憶力又挺不錯的,對惹他不快的人一定會回以顏色。玩弄服務生很有趣嗎?他很樂意讓對方知道被作弄的滋味是什麼。


  再想起在公園相遇當時雷世宇無法反應的痴呆表情,賀書衡忍不住笑了。其實那時他只是覺得這個人還挺有趣的所以逗逗他,倒不是真的記恨什麼。


  笑了一陣後賀書衡對上雷世宇看著他的眼睛,突然不知該作何反應才好。


  「怎麼突然講這個?」


  「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到了。」


  「嗯……」看著對方專注望著自己的表情,賀書衡突然問了句:


  「你喜歡我嗎?」


  還來不及對脫口的話感到後悔,就聽到了對方毫不猶豫的回答──


  「很喜歡。」


  賀書衡無言以對,只能看著他。看著對方深邃眼眸裡映著自己的影像,看著他伸手輕撫自己的臉,很溫柔的說:


  「所以,希望你也喜歡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