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清明節假期時,宋天悅還會想到那個長相與舉止都很驚人的美少年,想著現在的高中生是否像他以前一樣會放春假?那個少年會不會在連假裡又跟沒有駕照的朋友一起出去閒晃?手上的傷口應該都痊癒了吧?

  當季節轉換,天氣愈來愈熱、學生們引領期盼的暑假來到時,工作陷入瓶頸的宋天悅已好久沒有想起那個少年了。

  這個工作收入雖然優渥卻沒什麼升遷機會,宋天悅可以想見自己十年甚至二十年後大概還是差不多這個職位、這種收入──當然是以公司還健在為前提。

  現在的主管和同事還會一起搶業績,而公司的內耗也漸漸的嚴重……他滿腦子都在考慮是否該換個跑道,胸口滿是煩躁的鬱氣。

  周五的深夜,宋天悅決定來到熱鬧的酒吧放鬆自己緊繃的情緒。也許,還能有個一夜情……

  將車停在不遠處的停車場後走一段路即可到酒吧,宋天悅挺喜歡走路的,在緩慢的步行中可以沉澱思緒,節奏快速的日子過久了有時需要放空一下。

  將近午夜的時間裡,即便是盛夏氣溫也降得稍涼,但這一帶仍然有些店家在營業,倒沒有深夜該有的寂靜。走在柏油路上,偶有談笑聲飄過,宋天悅會有意無意地聽著,聽那些愉快的笑聲是為何而笑。

  但他也因此聽到了爭執。一旁傳來兩個男聲在爭吵,「噁心」、「你這個臭小鬼」之類的話語相繼而出,宋天悅忍不住停下腳步轉頭望向站在暗處中的人,隨即便又覺得不妥,正想再邁開腳步時,卻被從身後疾走而過的人擦撞得險些跌倒。

  撞到他的那個人連回頭看他一眼也沒有,只顧著往那爭吵中的兩人走去拉開了其中一個人,看來是要勸架,沒想到宋天悅接著竟聽見了更難聽的髒話。那個人簡直是來幫倒忙的,宋天悅卻無法離開,有些難以置信地瞪著那個矇矓的人影──

  盧振宇?

  聲音聽來是記憶中的那個少年,但身影似乎更拔高了些,講話依舊和幾個月前一樣的口沒遮攔,甚至還衝動地伸手推了對方一下。

  而對方也有點惱了,不甘示弱地高舉手臂似乎想以牙還牙。那身影看來是個高壯的男人,宋天悅急忙衝向前,開口想舒緩這情況:

  「振宇?在這裡做什麼?」

  即使是光線不甚足夠的巷子口,也能感受到三個人刷地一同轉頭射向他的目光與接下來各自不同的情緒。

  盧振宇明顯愣了,然後表情帶著點嫌惡和不耐。宋天悅還來不及細想,便聽到和他們起爭執的男人更不悅的開罵。

  也許是以為又來了個幫手、現在是以多欺少的局面吧?宋天悅更靠近他們,將盧振宇擋在身後,語氣溫和地說:「也許有什麼誤會,小孩子講話比較衝,小弟弟如果有哪裡惹到你,我向你道歉,不好意思……」

  「幹!道什麼歉──」盧振宇抓住宋天悅的肩膀想將他往旁邊推,卻被宋天悅一手按住制止。

  「明明是他騷擾我朋友!」居然推不動宋天悅,盧振宇更加氣憤地大吼。

  「這小鬼有夠囂張的!」

  「算了吧,他還未成年,再鬧下去是你不好看。」宋天悅仍然不搭理他身後怒吼的少年,但望著眼前男人的眼神裡多了股不容分說的威嚴。男人不知是心虛或懾於那股氣魄,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後隨即轉身快步離去了。

  「哼!」

  身後的少年哼了一聲,不知道是針對已經走掉的男人或是針對他?宋天悅輕輕嘆了口氣,轉頭望向瞪著他的少年。

  「這麼晚了,怎麼會在這?」

  盧振宇抿著唇不答話讓宋天悅有些尷尬,他的同伴倒是有禮貌多了,對宋天悅鞠躬說道:「大哥謝謝你喔。你們認識啊?」

  「不認識!」搶在宋天悅回答前,盧振宇口氣很衝地這麼說,讓宋天悅更是尷尬,一旁的少年也困惑地看了看他們。

  「幾個月前我不小心撞到他。」仍是溫和地笑著,宋天悅只能這麼解釋他們之間的關係。說話的同時一邊走向較亮的路邊,他這才發現盧振宇的同伴也是個美少年,的確是很容易被騷擾的對象。俊美少年的組合……當真是物以類聚?

  「噢……我和阿振是網路上認識的,我叫小非。」

  「敝姓宋,宋天悅,你可以叫我天悅哥。」

  當小非正要開口稱呼他時,盧振宇卻不耐煩地出聲打斷──「好了吧,小非你該回去了!不然等一下又要被豬哥纏上!」

  察覺出這兩人間似乎有些尷尬,小非看了看他們,非常識相地點頭說:「那我先走了,阿振拜拜啦,天悅哥再見。」

  「咦?你要怎麼回去?」

  「我騎車啊。拜拜囉~」

  宋天悅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盧振宇扯住手臂制止。「他有駕照啦!不用管他!」

  既然如此的確不需擔心,看著小非離去的背影,宋天悅嘆了口氣,轉身對表情不是很和善的盧振宇說:「好久不見。」

  「以後也不會了。」盧振宇表情冷淡,鬆開抓著他的手似乎也打算離去。

  「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爽約的,對不起。」

  「所以咧?有理由就可以光明正大放我鴿子?」

  宋天悅語塞,那說不出話的表情讓盧振宇更火大。

  「算了,反正我很習慣被當麻煩看了!」

  「我沒這個意思,那天我真的有很重要的應酬──」

  「我不想聽啦!」

  盧振宇完全不想聽宋天悅解釋。反正不管理由為何,結論就是他是比較不重要、可以捨棄的那一個就對了。他用力的推了宋天悅一把,讓宋天悅在猝不及防下「咚」的一聲狠狠地撞上了路燈。

  宋天悅悶哼了聲,痛苦的表情看得出來右手的手肘似乎撞得不輕,盧振宇好後悔自己方才的舉動,忍不住抓著宋天悅的手臂想查看。

  「沒事。」深呼吸了幾回後,宋天悅勉強笑著撥開少年抓著他的手。看少年那副手足無措的模樣,他只好再笑著拍拍對方的肩說:「扯平啦。」

  盧振宇聞言表情又是僵硬著不搭話,宋天悅苦笑地說:「好,你覺得不夠扯平沒關係,但不要這樣好嗎?上次是我的錯,我會解釋給你聽,也會一直道歉,你就好好地跟我說幾句話,好嗎?」

  「哪需要講什麼,我超識相的,不煩你就是──」

  「振宇,我什麼時候說過你麻煩?」宋天悅打斷低頭看著地面講話的少年,正色說道:「那天失約是我不對,我真的有必需要去的應酬所以丟下你,對不起。可是你也要聽我解釋,那天我打了好幾通電話想告訴你但是都沒人接,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讓你空等那麼久的。」

  盧振宇沉默了好幾秒,知道宋天悅曾嚐試想聯絡他後就不那麼氣了,但又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仍低頭看著地面。

  宋天悅見狀笑著又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道:「好啦,都跟你說好幾次對不起了,你也敬老尊賢一下,不要計較了行吧?」

  盧振宇聞言忍不住笑了。「敬老」尊賢咧,這男人真不是普通愛記恨的!

  看他露出笑容宋天悅就放心了,甚至覺得手肘傳來陣陣的抽痛也減輕了許多。再拍拍盧振宇的肩膀,問道:

  「這麼晚了怎麼會來這附近?」

  盧振宇又沉默了,幾秒後才緩緩舉起手指著前方不遠處說:「小非約我去那間店。」

  那是宋天悅原本打算去的酒吧。重點是,那其實是間GAY吧。

  宋天悅一時間無法反應,也跟著沉默了。接著又聽到少年很憤憤不平地說:「門口的大叔不讓我進去啦!」

  真不知該不該告訴他,那個「大叔」才三十出頭,只是長得老成和兇狠了點而已。宋天悅按了按額頭,只能苦笑著說:「當然,你還未成年。」

  盧振宇不服氣地哼了一聲,接著反問他:「那你呢?」

  「呃……我……到這附近逛逛。」

  「喔。你有開車吧?可以載我去晃晃嗎?」

  這下可真有點麻煩了。無法拒絕少年,宋天悅只好點點頭和他一起走向停車場,幸好那外頭並無標示某某店專屬停車場,不然就糗了。

  「對了,你好像比上次見到還高了許多。沒想到你還會長。」

  「廢話哦,我才十七歲耶!將來會長得更高壯哦嘿嘿……」

  「不是十六嗎?」

  「厚,算虛歲就有十七了嘛!而且我生日下個月就到了哦嘿嘿嘿~」

  宋天悅暗自嫉妒著,上次一起吃飯時才到他鼻頭的少年,現在居然已長得快跟他一樣高了。當真是青春無敵哪,只有小孩子才會期盼著歲數快點增加,可惡啊他也想再長高但是不要長歲數……

  一起坐上車後盧振宇就望著前方發呆,宋天悅只得提醒他:「繫上安全帶。」

  「好煩!」

  「坐前座一定要繫。」

  見少年噘著嘴乖乖繫好安全帶後,宋天悅才將車子駛離停車場。也許看出是要載他回家,盧振宇立即開口說:「欸,載我去晃晃吧,我還不想回家啦。」

  「為什麼不想回家?」

  他閉嘴不回答,宋天悅看了他一眼後淡淡地說:「我可以帶你去逛逛,但你至少得告訴我簡單的原因吧?不然我這樣活像誘拐未成年。或者不想說也沒關係,這麼晚了,回家的確也比較好。」

  盧振宇表情非常臭,宋天悅甚至聞到了一股不該在未成年少年身上聞到的煙草味,他當作沒發現,等著這個不想回家的少年自己講個好理由。

  「我就不想回家啊。」

  「為什麼?你父母虐待你?」

  宋天悅開玩笑地這麼說,沒想到盧振宇又是閉嘴不回答。這反應讓他愣了一秒後立即將車停在路旁,很正經地轉頭看向嘴抿得緊緊的少年。

  「沒有啦!不要亂想。」

  「振宇,之前你為什麼只能吃高麗菜過日子?」

  少年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似乎有難言之隱,宋天悅側身換了個坐姿,儘量正眼望著身旁的少年和他說話。

  「厚,沒事啦!你不要誤會。」

  「你告訴我,不就沒誤會了?」

  盧振宇又抿著嘴不說話了。

  他的家庭有點複雜,親生父親已經過世,在他十一歲那年媽媽帶著他再嫁了個姓董的鰥夫,繼父是收入穩定的公務員,和前妻生的兩個兒子那時正值高中時期,不免質疑帶著孩子再嫁的繼母目的只在找張長期飯票,而且還是張有優渥退休金可領的長期飯票。

  小小年紀的盧振宇曾嚐試過要和母親一起討好那兩個沒血緣關係的「哥哥」,但總在「父親」看不到的地方得到冷嘲熱諷。

  而盧振宇的母親顧忌著一般人對「後母」這詞彙的刻板印象,總對董家這兩個男孩子表現得較為偏坦疼愛,偏偏嫁了沒幾年後她又生了個女兒,很快的,當盧振宇得不到母愛、又被全部孩子裡只有他不姓董所帶來的孤寂感包圍時,緊接而來的叛逆期真是異常的精彩,而課業表現極差的他也被後來上了一流大學的哥哥們更加輕視……

  但那次會搞到吃高麗菜過日子的情況又更複雜,有一半其實算是宋天悅的錯。

  盧振宇的父母那幾天帶著那剛滿四歲的妹妹去日本迪士尼樂園玩了,原本留下了足夠的錢讓他那幾天自己買飯吃,沒想到被宋天悅開車門撞了那麼一下,隔天盧振宇才發現機車狀況怪怪的,只好花光了身上的錢在父母回家之前把車子修好大部份,口袋空空的自然就沒錢吃飯了。

  一開始盧振宇只覺得事發當時明明對方要給他錢,是他自己沒多抽幾張大鈔起來又把錢推回去的,隔天他也不知該怎麼再跟宋天悅開口要錢,但當餓得受不了要對方請吃頓飯之後,他則是莫名的不想要這個人的錢了。

  宋天悅真是個好人,他喜歡和他相處。

  一種很微妙又莫名的心態開始滋生──談錢多傷感情哪。

  但他們其實哪有什麼「感情」可言?看宋天悅那麼輕易就拋下他去應酬就知道。

  盧振宇想,反正最終不管在哪裡他都只是別人眼裡的麻煩,能甩掉或不用搭理最好。所以他才會不再和宋天悅有所聯絡,再見到這個人時卻又那麼的憤怒……

  「振宇,你如果被家暴說出來我會盡力幫你,但不要半夜還在外面遊蕩──」

  宋天悅仍不放棄地勸誘他開口說話,盧振宇卻忍不住笑了。家暴?如果不聞不問也能算是暴力的話,那他的確是被家暴了沒錯。

  「我就講了沒事!不要讓我聽到高麗菜了,這輩子不想再吃高麗菜啦!」他仍不打算說實話,怕宋天悅知道實情會內疚,家裡的事又不知從何說起,只能出聲打斷宋天悅。「我不想講這個啦,你帶我去旗津晃晃嘛?」

  他難得露出了撒嬌般的表情,宋天悅無法抗拒。

  「可是我不知道旗津怎麼開車去。」

  「走中華路去過港隧道啦,等一下要轉彎我再告訴你。」

  盧振宇變得興奮的神情讓宋天悅也跟著笑了,但有些事仍得問他。

  「你爸媽知道你出來嗎?」

  「知道啊。」

  「他們沒說什麼?」

  「要說什麼?」有人的臉又開始變臭了。

  「唔……未成年的小孩子半夜在外頭亂晃,做父母的應該會擔心吧?」

  「好啦,告訴你,我親生爸爸早就死了,我媽媽後來又再嫁,所以現在這個爸爸和上面兩個哥哥都和我沒血緣關係。我講白了就是個拖油瓶,而且還是個沒出息的拖油瓶。我爸媽沒虐待我,我爸甚至比我親生媽媽對我還客氣,可是我也不喜歡他們,就這樣!」

  盧振宇霹靂啪啦一口氣講完後就轉頭瞪著窗外,宋天悅愣了好幾秒,這些話遠超過他能想像的範圍,他不禁懊惱自己似乎給了這少年壓力才讓他這樣傾吐而出……沉默數秒後他決定往少年想去的地方出發。

  車子啟動不久後,宋天悅忍不住嘆了口氣。

  「怎麼會說自己是沒出息的拖油瓶……」

  「本來就是啊。我上面兩個哥哥都唸國立大學,我才唸私立高職,不是沒出息不然是什麼?」

  「振宇,你才十幾歲,有沒有出息不是現在能說的。」

  少年似乎無法接話,嘴巴閉得緊緊的,宋天悅接著說:「還有,你剛才有抽煙嗎?」

  「對啊,那又怎麼樣?不要跟我講法律規定不可以,我又沒有礙到誰。」

  「你還未成年,這種事將來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做,何必急著現在就開始嚐試?」

  「哇靠,你真是個老古板!」

  盧振宇彷彿像看到什麼稀有動物般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宋天悅,隨即眼睛一轉露出賊兮兮的笑容,轉頭湊向駕駛座上的宋天悅惡劣的對他輕吹了一口氣,果然看到這男人輕皺了眉,他一定是不喜歡煙味。

  「哈哈~」惡作劇得逞的盧振宇大笑出聲,惹得男人眉頭皺得更緊了。

  這小子知不知道這種舉動有多曖昧?宋天悅想起剛才少年說有人約他去那間酒吧──他到底知不知道那裡頭有什麼樣的人?

  宋天悅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但他不願細想是因為少年對他吹了那口氣,亦或是知道少年要去的地方和他一樣而心中起了不該有的遐想……

  「別鬧,我在開車。」

  「厚,好啦。欸欸前面那邊右轉!」

  「振宇。」

  「幹嘛?」

  「我叫宋天悅。」

  「我記得啊。」

  宋天悅打了方向燈,在深夜前後無車的馬路上將車子狠狠地轉了一個急彎,盧振宇整個人因此貼在車門上的樣子讓男人笑了。

  「第一,你可以叫我宋大哥或天悅哥,不是欸欸。第二,告訴過你了,你可以說『做什麼』或『怎麼了』,不要說『幹嘛』,雖然我不太想面對比你大了十幾歲的事實,但還是要告訴你,對比你年長的人說這兩個字真的很沒禮貌。」

  盧振宇聞言沉默,宋天悅開了一小段路後只好接著再說:「有聽到嗎?」

  「有啦,我知道了啦。天.悅.葛.格~」

  宋天悅失笑。這小子……

  看著窗外的夜色,盧振宇的心情又變得糟糕。被大人訓斥沒有禮貌時心情總是會不好,但被宋天悅叨唸就更壞了。他想起這個男人在幾個月前對他說過的話,這才意識到原來男人是在委婉地指正他,當那些話他無法銘記在心時,第二次就是直白的教訓了。

  但宋天悅已經比他遇過的大人都好了,在這之前根本沒有人願意先溫和地教他一次再說。

  「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是不是覺得我很糟糕?」

  一時衝動下盧振宇問了這問題,宋天悅竟沒立即回話,沉默得讓他有些不安。當他忍不住轉頭望向男人時,剛好和對方抽空打量他的眼神對上,盧振宇下意識地立刻轉頭看著前方。

  又過了幾秒,覺得自己這種舉動實在彆扭又孬,他又轉頭瞪著宋天悅,只見這男人雖是望向前方看似專注開車,嘴角卻噙著笑,似乎也覺得他剛才的舉動頗有趣的樣子。

  「我知道你並不壞,你那時候沒有向我獅子大開口。所以你們剛剛和那個人爭吵時,我不是毫不猶豫就相信你說的話了嗎?」

  宋天悅轉頭看了一眼盧振宇聞言低頭似乎有些害羞的表情,笑著接著說:「你只是穿著打扮看起來很……特別,而且需要好好惡補一下某些禮儀而已。」

  「所以要是那次你沒撞到我,只是在路上看到我的話,也會覺得我很糟糕?」

  這問題太直接了,宋天悅不由得笑了一下以掩飾心頭那一點點尷尬。對,沒錯,少年這種頂著奇怪漸層顏色的頭髮、兩隻耳朵都打了滿排耳洞,褲子還穿得要垮不垮的打扮……光憑外表的話,在他心中的評價確實是很不好。

  不需要回答,宋天悅的笑容已經夠讓他明白了。盧振宇不由自主地脫口說:「大人都只看外表。」

  為什麼大人都這麼虛偽?那些還沒接觸到他、光看他的外表就皺眉的人,又高尚到哪裡去?

  不過很多年以後,當盧振宇再想起這段事情時,他只想往當年的自己頭上狠狠揍一拳。什麼大人虛偽?要裝出普普通通的樣子也是很不容易的好不好!?沒歷練過的小鬼在偏激什麼啊?

  而那時身邊的男人,竟然毫不介意口出狂言的他,只是笑了笑,淡淡地說:

  「也許因為我們都很忙吧?從外表看一個人是最快的。再說,一個人如果看起來很邋遢,我都還來不及感受到你優美的內在就先被你的眼屎嚇到了,這怪誰呢?」

  「我才沒有眼屎!」盧振宇下意識揉了揉眼。

  「我只是打個比方。」宋天悅又笑了,那略為低沉的笑聲讓盧振宇覺得聽得胸口微微發麻……

  「說話回來,小帥哥,你今天穿得好看多了,連頭髮也染回黑色了?」

  宋天悅這番話更是讓盧振宇心跳加速。他低頭看看自己今天的穿著,短袖襯衫、薄背心和牛仔褲的普通組合其實是小非要求他穿的,耳朵上整排的耳環被過長的頭髮遮住沒露出來,整體看起來乾淨清爽多了,原來男人喜歡這樣的類型?

  「嗯……我朋友說我還是黑髮比較好看啦。」

  「看,我就說吧!」宋天悅對他眨了眨眼,難得俏皮的表情讓盧振宇笑了。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